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隨便的雜談

隨便寫寫的愉快天地?

每次在一些人物任意遊走過我的腦海中,就算是對他們有所印象,也從沒有挽留過他們,有很多角色是從沒見過了,不論男女,他們都很奇妙的有著特別的造型,也沒有統一性,讓我想起我以前很喜歡編故事,在畫畫底下時,就幫畫好的人物設了一個故事,告訴他他未來會有的遭遇,他可能很平凡,什麼也沒有,可是有了一個冒險,一個未來,也許是悲劇也許是喜劇,讓我想起國中時我總是拚命投稿校刊,投了三年才中了一次,高興的要死,到了五專卻變的很泠淡,看著校刊,一點感情也沒有,人物也漸漸從我腦海中走開,我筆下的人物變的很統一,而且充份反映我的傷悲心情,總是憂愁的化身,那是我的五專生活。到了二技,認識一個一樣喜歡畫圖的伙伴,我們居然一起賣同人誌,一起畫漫畫,在空時一起為漫畫取材,畫好零紅蝶的二十頁漫畫後,我開始想起,原來我有在畫圖,即使不復當時的欣喜,卻也慢慢的把一些記憶破片拾回來,現在上了研究所,我再也不能把畫畫當作全部了,它曾是我的全部,現在還是存在我的身體中,慢慢地,彩稿再也生不出來了,作品還是只有白稿子,我在網路中找尋我真正的夢想,卻發現,其實當年那個愛畫畫塗鴨的小孩,還是在向我招手中,我慢慢的向她走去...,所有我的想像力,並沒有離我而去,當我不斷失去,再擁有回來,再以為失去,再擁有,我很欣喜,我也很惶恐,不斷抱持著那種害怕的感情,在筆下的人物中,流動著憂愁的河流,但還是創作,我想,畢生都會如此。

comment

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

時鐘
最新的留言
分類一覽
全記事(数)表示
全タイトルを表示
検索フォーム
常用連結
plurk
mero


顏文字教室
顔文字教室
サクラ大戦~君あるがため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