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十二國記-華胥之幽夢讀後感

十二國記-華胥之幽夢讀後感
以下節錄我喜歡的片段,也可以說是我未來想要自己回味的片段,仍然私心如下,個人認為這本短篇集好看很多,雖然有幾篇真的讓人不剩唏噓。

另外今天順便k完了十二國記前傳-魔性之子,覺得這本書只有最後能看,小野的懸疑小說不合我的味口,尤其在知道蒿里的秘密前題下...冏,我還從中間給他看到最後~再冏,真是不值得...Orz(←欠巴)
冬榮:是泰麒與泰王的故事,哎這篇是難得的和平,但想到之後泰麒遇到的事,真的是讓人心酸酸,但我覺得小野再不收泰麒這個大洞,我就乾脆認定泰麒會找到泰王,然後遇過重重的困境,再收復國土好了...@@,雖然泰麒己經沒有原本的力量,但以他現在的能力我認為是可以的。題外話,十二國記的心理測驗我測出來居然是泰麒,覺得非常非常地Orz...

乘月:月溪的故事,有交待祥瓊的後續,對月溪沒什麼興趣...但有出現一個名詞,我覺得心有戚戚焉,青辛對月溪說:
「即使太陽西沉,深沉的暗遮掩住道路,月亮還是會昇起照耀整個世界的。」隱約有要月溪登上王位的意思。於是王位虛懸的時期便稱為月陰之朝。


書信:我在這一本最想看的一篇,是樂俊與陽子的書信往返,我本來就很喜歡樂俊,所以一直很期待這一篇。節錄我覺得很棒的一段!!樂俊和陽子二個人真的都很棒啊!>w
陽子:「...(前略),因為大學是聚集全國精英的最高學府,大學畢業之後不就成了國官嗎?那麼大學不就等於是培養國家威儀的國宮的機構嗎?我相信他們絕不歡迎有人以老鼠的形體在宮裡面晃來晃去,就算沒有偏見或蔑視的情結,樂俊那種樣子也會被當成小孩子看待......我覺得他真的很辛苦,一定在許多方面吃足了苦頭。」
「可是樂俊對這些事卻隻字未提,我相信他不是沒感覺,任何人受到不平等待遇,心中一定都會萬分感概,因為人是一種被打就會痛、被搔養就會笑的生物,不管生理或心理都一樣,我想沒有人不是這樣的」
難過、憾恨的事情當然會,可是樂俊卻不想以這些事情博取他人的同情。
「不會沒感覺的,絕對不會。我也不認這種事情是可以習慣的,人永遠都不會習慣難過的事情。要是有人問題,或許會說沒關係已經習慣了,但是怎麼可能會沒關係呢?我覺得不是不覺得辛苦,只是知道了怎麼去克服這種難過的心情罷了。」
「說的也是。」
「這種事情,」陽子支著下巴說。「好辛苦」

(中略,反正看的懂就好了)

「可是看到玉葉這麼樂觀,我好佩服。聽到樂俊說他一切都很順利,我就告訴自己也該加倍努力才行。就是因為知道不可能事事順心如意,所以看到你們可以挺直腰桿說沒關係繼續努力,我也就覺得自己應該提起精神加油才行」

玉葉笑了「精神元氣是可以傳染的」
「好像是,所以我現在變的比較積極樂觀,我跟官吏之間確實是沒辦法好好相處,但是也沒有什麼紛爭,所以我可以告訴自己離最壞的狀況還很遠,沒問題的-至少我可以確定自己不會有問題,所以我告訴他一切都很好,而且這麼一來,我覺得自己似乎也可以克服這些難關了。」
「我可以理解...」
「這大概是所謂的虛張聲勢吧,但是虛張聲勢又何妨呢?這是出於我自己的意志,又不是別人強迫我的,即使是逞強或是做自己能力不及的事,我都希望自己還是能保有源源不絕的活力和精神」
「說的也是。」玉葉說著笑了。「可是,樂俊大人是不是看透了主上的虛張聲勢呢?」
「我想他最清楚了,我們彼此都是如此,所以這樣就夠了。」
「有道理。」



華胥:這本書最主要的故事之一,描敘采王失道的故事。
有一段我覺得很認同,是一個小正太講的話。(水:我可沒有因為他是小正太所以就加分哦!)(天音:騙人!!)

「一開始就感受不到誘惑的人謹守正道是理所當然的事情,無所謂了不起,感受到罪惡誘惑的人卻能嚴拒絕,敬而遠之,這種人才是數十倍的了不起,我說得沒錯吧?」
「是這樣嗎?」
「就是這樣,但是人總是忽略自己真正的心聲,我是這麼認為的,真正希望的明明是這個,卻覺得不能這樣:要不就是會惶惶不安,覺得要是自己這樣希望,事情就會變的更糟糕,而產生這種不安的人又感到更加不安,有時候甚至還會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。也有人從一開始就深信自己的希望理所當然,然而內心深處卻無法說服自已,人真是複雜的生物,各種不同的思緒在內心交錯,或加以掩飾或加以扭曲,總是企圖將真正希望的事情消弭於無形。」


嗚啊~青喜小弟弟你真是說中了我的要害~XDDD

歸山:還沒看完,待補...

comment

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

時鐘
最新的留言
分類一覽
全記事(数)表示
全タイトルを表示
検索フォーム
常用連結
plurk
mero


顏文字教室
顔文字教室
サクラ大戦~君あるがため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