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Wii 月蝕的假面 easy過關

要把主機留給某人玩了...,記得把normal過一過啊,順便買相機的機能,還有拍鬼燈娃娃就交給你了(欠扁)

這一代系統怎麼講,因為是出在wii上,所以很新鮮,左手可以跑步、按相機強化鏡頭、控制左右方向移動。右手是舉相機、拍照,和上下移動搜索,在一開始不能夠適應拍照時,常發生相機鏡頭舉上又放下的情況,特別是我覺得右手的控制器很容易不穩,只能上下移動,在搜索方面實在是很辛苦,但是感覺非常新鮮啦,至少在玩時很熱中,不管是拍鬼或著是在場景跑來跑去。

這是零系列第一次以非和風部屋作為遊戲的設定,以位於朧月島的療養院及病院為探索的目標,療養院充滿了各式各樣(恐怖類型)的病人,本作設定某種風土病叫做月幽病,得到此病的人會面臨逐漸精神崩壞、失去記憶,還有需要被月亮照耀才能病情受到控制等怪異的條件,療養院就是只接受月幽病的病人,在二年前到至今,島民不斷的死亡或失蹤,似乎是以療養院及病院為中心,造就了這次的鬼屋。

女主角四方月 流歌失去了從小的記憶,只知道自己小時候住在朧月島上,遇上了神隱(失蹤的說法,也有種說法是被神明抓走)事件,在那之前的記憶完全不存在了,而現在,當時遇難的有五名少女,現在己經死了二名,而且死法相當詭異,均是雙手捂住自己的臉,臉部扭曲至極點,在死前喊著臉...不明的話語,為了取回自己失去的記憶,其他二名少女海咲與圓香己經前往島上,而她是尾隨在她們之後而去。

坐在定期出發的船上,流歌想起了她雖然失去了記憶,卻只有一個旋律無法忘懷,在鋼琴前可以流暢的彈出這首曲子,飽含著哀傷及讓人可以平靜的曲調,令她不禁回想起她母親曾對她說的話:「有些事還是忘記的好,不要再回到島上去了」,很明顯的,她違背了母親的心願,也想找回失去的記憶,取回她失去的童年。

所謂失去記憶,是否就等於不存在了呢?

麻生海咲與圓香來到了朧月島,走入宛如廢墟沒有人氣的朧月館,不可思議的,裡頭點滿了許多蠟燭與油燈,像是時間永遠停止一樣,但也帶點毛骨悚然。海咲她與神隱的五個人,同樣失去了記憶,不顧圓香的反對心情,她堅持來到這座島上,為了回想起記憶中所謂的”重要的東西”,也為了解開其他二名少女的死因,她踏上了這座島,彷彿被什麼東西蠱惑一般,邁開腳步愈走愈深處,探究她失去的記憶中所謂”重要的”東西是什麼...

霧島 長四郎從灰原醫院的外頭醒來,他回想起他正在追的一個凶惡的犯人,身上繫著數條人命的灰原 曜,是一位進行不法治療的醫生。晃了晃有點昏沈的腦袋,發現自己的手冊掉在地上,趕緊撿起來,這本手冊寫著他至今搜查的所有線索,包括重要的人物和情報和事件發生的經緯。
他回想起四方月 小夜歌,也就是流歌的母親,對著他說:「流歌己經前往島上了,希望你能去幫助她,我將這個交給你,也許那座島上的人,己經”開花”了也不一定...」,手握著靈石燈,霧島想起了自己的任務,幫助流歌以及繼續追捕灰原,在這座島上,他決定不論發生什麼事,都要貫徹自己的目標。

零~月蝕的假面正式開始,以上是寫給沒有要玩想看劇情的人很簡單的介紹,反正我文筆一直不及格...orz

從簡單介紹開始,我只要開始看nico實況,就會打劇情簡介與少數重要文件翻譯,為了要讓闇了解故事,我順便也做整理,就這樣~~~

但是,怕看到鬼的,或討厭鬼故事的人,請別點開來看...www
以下故事是適用於:
1.有接觸過零前幾作系列作的人
2.沒有時間玩想知道劇情的人
3.未入手wii的人(打算要入手者不算


序之蝕 觸碰花開
圓香帶著恐懼的心情,與海咲一同踏入了朧月館,她在出發前就有一種很不詳的預兆,看著海咲堅持要來的神情,她懦弱提出的反對被駁回,終究還是與海咲坐上定期船,來到了朧月館。
但是她一進入館中,心裡充滿了驚懼的神情,還是忍不住對海咲說。
「海咲,我們回去吧,這裡好可怕...」
「難道圓香也想變成那樣嗎?」海咲不滿的回應,令圓香想起她們前來的理由...
因為,被神隱的五名少女,己經死去了二位,以者淒慘未名的死法,令人觸目驚心。
「被神隱的少女,將會淪流死去...,下一位就是我們了...」
「海咲,別說了...!」

海咲倒是堅毅地不再回話,拿著手電筒走向前方,圓香只得跟著她的腳歩,逐漸走入這座空無一人的死城。
圓香入館內就似乎要想起一些事情。

”想帶我到哪裡去...?別拉我走...”
幼小的圓香被拉扯著。
被強迫戴上面具的五位少女,最後全部倒在地上。
倒在地上時面具掉下來的少女,眼睜睜的看著眼前。

不知不覺中,圓香一個失神,走在前方的海咲己經不見了,她當然心裡莫名恐懼,只好再慢慢的走上樓梯,想要尋找海咲的身影。
她們來到這裡,己經是夜晚了,夜晚是寧靜,暗的,暗容易聚集著人所不能接受的東西,也許是心魔,但更難想像的,是人所不能接受的存在-鬼魂。
待在這座館裡,心裡厭惡恐懼等感覺不斷湧出,她和海咲不同,她不想要回想起任何東西,待在這裡,似乎會想起一些不願想起的回憶,握著剛才撿到的手電筒,這個手電筒似乎是海咲掉落的,又或著不是,她無從分辨,也許在這座暗的館內,有一點光線是好的。
至少可以分心,她從進入館內就不斷聽到零碎的奇怪聲響,現在她的精神像崩緊的一根弦,隨時都有可能斷掉。

「海咲...海咲,妳在哪裡...」走在長廊上,風吹拂著窗廉,她看到了像海咲的背影走入了一間房間,房間上寫著”麻生紀念室”,門被鎖上了,旁邊的門牌寫著鑰匙在二樓的管理室裡,她沒有選擇只好先離去,走上了二樓,管理室發出了聲音,她像是聽到幻聽,害拍的抖了一下,說是幻聽,又是那麼清楚。

護士染著血的臉說著:「回到妳的房間去!」
戰戰競競地進入了二樓的護士管理室,圓香驚訝的發現,裡頭沒有人...在桌上終於找到了麻生紀念室的鑰匙。
拿了鑰匙想回頭就走時,突然館內放送了音樂,那首曲子識曾相識,卻也讓圓香陷入了驚恐狀態。
這首曲子,我不想回想起來,我什麼都不要回憶起來...
她疾力跑離房間,想躲避掉音樂,音樂卻無所不在的包圍住她,她無法發現,己經有許多”某種東西”跟隨著她...

當回去管理室時,拿起相機,她發現了那些東西...
悲鳴迴響於整個館內。


序之蝕.完

(接續)

comment

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

時鐘
最新的留言
分類一覽
全記事(数)表示
全タイトルを表示
検索フォーム
常用連結
plurk
mero


顏文字教室
顔文字教室
サクラ大戦~君あるがため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