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Wii 月蝕的假面 一之蝕 帶著音樂

誰都不記得的事
是否就是不存在呢?
我失去了小時候的記憶
關於我在島上的記憶、住在家裡的記憶,還有父親的記憶也...
我們在遭遇神隱之前的記憶,全部都回想不起來
當時被發現的四個人,全部不記得當時的事
能夠回想起來的,只有一個旋律
伴隨著旋律在回憶中激烈跳舞的女人
臉上戴的面具瞬間碎裂

經常在這裡斷掉,隨著音樂回想起來的記憶。在定期船回神的流歌,她二個朋友死去的現實提醒她,而圓告和海咲曾告知她要到朧月島去,她拿著曾經與母親在朧月館前拍的照片。

「別再回去那座島了,有些事別回想起來較好」母親在病床上的叮嚀。
但是她還是想去確定,那些失落的記憶是什麼,所以她站在館前,毫無猶豫的走入館內。
這座頗有西洋建築的館內,進入門內首先看見的是座鳥居,她緩緩的走上二樓,卻發現鐵門被關上。並發現了圓香的紙條夾在門內。

「圓香的紙條.1&2
我擔心海咲才來了這座島,但一靠近島就有種不安的感覺,甚至壓迫到幾乎無法呼吸...,在這裡總是會回想起流歌所做的曲子...我總覺得待在這裡,會回想起可怕的事情,那是又漆又大的暗,但至少我要等到流歌前來。」

圓香?流歌追著像圓香的影子走入了一間房間,房間前寫著”麻生紀念室”,在裡頭流歌拾到了新聞報導和照相機,卻發現圓香似乎把自己反鎖於書庫裡,流歌無法進入,只好到處找可以進入的線索。使用了照相機拍攝了突如其來的護士靈體,護士那流著血的眼睛,絕望的神情,令人想到她是死的。

「麻生博士來訪
麻生博士來參觀島上有名的朧月神樂,同時他將他的研究帶來島上。」

「麻生博士的手札
從前有傳說”接近黃泉的島”令人敬畏的朧月島,現在己經不同以往了,似乎是遭到了什麼災厄而急於復興的島,願意接受像我這樣的研究者來到島上,並希望能介紹島上重要的文化和雕刻工業品,但其實我是來找射影機的材料,同時也考慮這座島的特殊信仰。
朧月館,是以月亮作為信仰的對象。對於這座島而言,表面可以看見的形體是太陽,月亮是代表記憶或人格,也可以說是靈魂,靈魂在肉體滅亡後會到另一個世界去,因此月亮就是前往另一個世界的道路,月亮也是另一個世界的像徵。
讓死者的靈魂能夠回去的儀式-朧月神樂,還有更重要的,就是這個島的面具。儀式時巫女戴的面具,是連接月亮與另一個世界的接點,連接著另一個世界的面具。而且這座島上不只有一個面具,有許多的種類,研究這些面具,將對我的異界研究會有很大的進展。」

「朧月島島民謎之死亡事件
到朧月島的船一入港,便通知警方,發上了許多島民的遺體,遺體均以手覆住臉,警察判斷此為傳染的疾病,甚至有許多失縱的人們尚未發現下落。」
(註:發生時間為朧月神樂二年後,從這則新聞報導到以下二則,均是同一系列的報導,在不同地方找到的,由於時間帶相同,文章放置於同一處。)

「新聞.最後的生存者己死亡
集團失蹤事件的最後發現生存者,己死亡。
今天早上十點,在朧月島發生的集體失蹤事件,生存者少女進入病院,發出了死亡聲明。但是死因是身體的衰弱導致的。」

「新聞.失蹤事件之謎
經過了二個星期的搜查,仍然無法發現失蹤的島民行蹤,在朧月島發生的集體失蹤事件在無線索的情況下,可能會停止搜查。
島民的死因現在仍然不明,雖然確定是集團的疾病感染,卻無法更進一步得知原因。均是將手覆在臉上,表情呈現***(無法顯示),相關人士認為是有所關係的。」

流歌走入餐廳,餐廳的桌子上擺滿了己經用過餐的廚具,還有點燃的蠟燭,像還有人在這裡用餐似的,卻是到處無人,蠟燭的燭光讓人發寒,流歌發現在牆上的五個面具之一消失了,她一轉身,卻發現背後有個小孩戴著面具,往二樓的方向跑去。

在餐廳的鋼琴上她撿到了圓香的紙條,裡頭記載如下:
「圓香的紙條.3
我該寫些什麼好呢,但寫什麼都好,如果不寫的話,感覺自己要消失了,但是不知道什麼果然不行,那個己經逼近了,誰來救救我,媽媽,救救我,我像是所有人的玩具一樣...」

她操作一樓樓梯的開關,於是二樓的鐵門應聲而開。回到一樓的櫃台,撿到了一份宣傳單。

「朧月島觀光資料
”朧月神樂”是朧月島十年才進行一次,為島上規模最大的祭祀,在”月蝕堂”進行的朧月神樂,是由稱之為”器”的巫女和稱之為”奏”並負責演奏的少女們,演出神秘的神樂之舞。請島外的各位客人請務必在這個機會前來朧月島,來接觸悠久的歷史。」

流歌慢慢的走上二樓,相機發出了靈力顯示,於是她舉起鏡頭一拍,拍出了要回到部屋的患者們,像是沒有發現自己己經死亡,不斷重覆生前的生活,進入二樓的長廊後,再次出現靈體反應,於是她又進行拍攝。
這次是靈體出現在她的背後,用沉重從另一個世界傳來的聲音說...歡迎妳回來...

「圓香的紙條.四
不想看臉,看了臉反而不懂了,我的臉是哪一張?我的臉是哪一張?...就跟那二個人一樣...」

在長廊撿到圓香的紙條,流歌心裡有著不好的預感漫延著。她拿回小孩靈偷走的面具,走回了餐廳,將面具放回原處。
再次走回麻生管理室時,被封印的門己經解開了,裡頭傳出了圓香的哭聲,她小心且緩慢的打開,是充滿書的書庫,書架又高,沉重的壓迫感迎面而來,在書庫的角落發現了哭泣中的圓香,她稍微喘了口氣,將手要放在她的肩膀上時...

「流歌...?」
「圓香...」
「流歌...是誰?妳是...誰?誰...」

轉過來的圓香,臉呈現無可辨識的樣子,像是被什麼東西壓迫過,又或是驚恐過頭所造成的幻覺,己經呈現五官模糊扭曲,流歌驚訝的倒退數步,圓香己經死了!等待流歌前來的她變成了怨靈,己經再也不記得流歌的事情。
圓香一面尖叫哭泣著衝往流歌的方向,她毫無選擇只能拿起相機戰鬥...

擊退圓香過後,流歌望前鏡子前的臉,她失聲尖叫,她的臉竟然有一瞬間也像圓香所呈現的扭曲一樣...

comment

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

呼呼~~
我拿走啦XD
時鐘
最新的留言
分類一覽
全記事(数)表示
全タイトルを表示
検索フォーム
常用連結
plurk
mero


顏文字教室
顔文字教室
サクラ大戦~君あるがため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