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0219

48cd51519a660.jpg
我看了這本書,因為很累,所以就不多打什麼感想,書中有二個重點,一個是孤獨死(老人沒有人照料,走向死亡),一個是自殺,他殺的書中寫的不多,但是都可以看見人性,令人毛骨悚然。

本書是一位專門整理遺物的公司,該公司的負責人接過很多整理遺物,他把自己的經歷寫成一本書,該社社長頗具仁心,有一個案子他接的很痛苦,例如整理在老人院老死的人的遺物,留著過往親子回憶的物件,但該老人的親人並不願意接受各種遺物,該案例從處理連家屬見都見不到一面,只憑電話。正應驗草莓說的,有些老人對人不好,所以才會被送養老院,並不是真的狠心要送,而是親人都無力去照顧他,而該老人的喪禮沒有任何血親參加,也許正應驗著這種情況,雖然人死了,但是可以推斷。(當然推斷也有可能是錯誤的,不可否認)

本書是一位專門整理遺物的公司的負責人所寫,該公司為日本第一個接理遺物管理的,我在辜狗一下,有查到該公司的網址,標榜著隨時都可以去處理,有日本各地有不少間分公司,該公司的業務從處理遺物到二手管理,供奉遺物,或著遺物海外樂捐,還有處理各種死亡現場,清理打掃,算是間有口碑的公司。(我沒有接觸過台灣的喪葬業者,可是聽過一些事件,所以內心有一點不好的印象,但是我爺爺的喪禮是委託較有口碑的業者,比較不會亂拿錢這樣,而仿間流傳的生前契約,有些是騙人的,我覺得有一天也該弄懂)
關於本書的第一個重點,孤獨死,有些老人或年青人一個人住外頭,突然就傳出死訊,而警察只能來作筆錄驗屍,現場的掃除並不負任何責任,喪葬業者可能就處理屍體的後續,而該公司算是接喪葬業者的後續工作,整理死者的遺物,將房間清理打掃乾淨,而像孤獨死的人,最容易屍體很久沒有人發現,二個禮拜到一年都有可能,屍體會發出屍臭,引來大量的蛆虫或其他不乾淨的東西,該公司都要負責打掃,而這社長就寫一些,他發現在死者死後一二天若能被人發現,後續處理問題將會較容易,而需要人們關心的老年人後續的安養問題,也是社會極需重視的。

關於另外一個重點,自殺,不論是割腕自殺,燒炭自殺,跳樓自殺,甚至是在車內接廢氣自殺,該公司都有接過,像處理房客割腕自殺房間,現場血跡斑斑,連電話都有著血手印(割腕自殺應該非常的痛),割腕並不是像電視播一樣,會靜靜的死去,而是會痛到翻滾,所以到處是血跡不奇怪。而上吊自殺,最後繩子也會無法呈受重量。跳樓自殺,現場血肉飛...腦漿和血肉都在地上,而警察不會幫忙處理的,因為是自殺。該社長講的很好,自殺的往生者可能完全沒有想到,自殺對於家屬而言是多大的心理負擔,自殺失去的,豈止是自己的生命而已,後續的處理和會產生的家屬心理沉重負擔,絕非可以想像的。
有一篇,我想打些內容,放在追記裡頭,關於第40話 特殊的委託。也是跟自殺有關係的題材。

我覺得該作者的文筆之平實,看的出是老實生意人,但描敘的事件,一件比一件讓人驚訝,人的死亡畢竟是現在這個社會很難公開佈誠之事,但是卻是不可避免,不是有人說,死亡是不分貴賤的降臨在人的身上,我對於這個話題,經由看這本書,認識了一番,而且他也簡單了寫出了社會現況,在書裡有很多自殺案例,恐怕都是讓人印象深刻的吧,還有許多的孤獨死,不分老幼,還有被社會遺棄的人,看著這些人死後,他們身旁的人的反應,恐怕才是死亡真正的意義吧?
不過書名就已在圖片上,所以我不打了,有興趣去博客來查一下就ok了。

-------

看了宮部美幸的書「少年島崎不思議事件簿」,心裡很想看他系列的前一本,可惜圖書館目前沒有,如果有機會,去蹲書店把它看完好了...
宮部美幸是我喜愛的作家之一,她的書既溫暖又殘忍,描寫人性很準確,卻帶著女性作家的細膩,不過作品我比較少買,有一本想買的,就是「扮鬼臉」,想等書積多一點再購入,我想差不多要購入時也許會過很久了吧...因為就目前的生活費而言,想買書有點奢侈了...
因為我比較想購入京極夏彥的「絡新婦之理」,這本書一口氣從租書店租回來看完,發現.....這本得買XDDD,因為我很care它用的詭計,很難,很有趣的詭計,也很狠毒...

-------

總覺得很久沒好好寫一篇日記,也許可以說因為忙碌,但有時一回家打開電腦,打開日記,腦海中一片空白(真的是一片空白),要寫什麼?要抱怨什麼?我每天都過著類似的生活,不是在學校奔波,就是去教會和姐妹談心,生活圈愈來愈小,差點覺得自己是孤獨一個人,永遠都是。(當然事實不是這樣)
我的搞笑細胞大概都死光光了,不知道明天會不會再生?不,後天呢?大後天?
好吧我該去休息了...

-------

追記:
第40話 特殊的委託
「我現在要自殺,拜託你們處理遺物」
遺物整理商看見了 著:吉田太一 先覺出版 P159~160
接近午夜時分的深夜,有一通電話從公司轉接到我的手機。
「喂喂...我想要請問一下...」
聽起來像是來自地獄的聲音,電話那頭的人感覺很陰沉。
「有什麼事情呢?」
「我現在要去死了,可以請你處理遺物嗎?」
「啊?現在要自殺嗎?請再三思一下,不好意思,請問您貴庚?」
「二十五歲...我已經決定了,請不要阻止我。」
「你說要自殺,我總不能回答”啊,是這樣啊。”」
「別說這些了,我是想請你處理遺物才打電話過來的。」
「我們哪能這麼隨隨便便就接受?如果要我們處理遺物,請明天先過來提出申請。」
電話那頭想自殺的人一時之間語塞。
「不去提出申請,就無法委託嗎?」
「是的,沒有家屬的認可,我們無法接受委託。」
「明天不可能,那我決定申請日期之後再打電話好了,謝謝!」
掛上電話後,我不經意地盯著手機看,世上就是有這種人。雖然我有點不太能理解,但他們卻是認真的,不,就因為凡事看的很認真,所以才容易鑽牛角尖。
他不希望死了之後麻煩他人,所以想要自己處理遺物,卻可能沒發現自殺這件事才是真正對他人影響最嚴重的。
後來,我都沒有再接到這位「自殺候補者」的電話,應該是想開了吧。
我整理過很多自殺者的住處,家屬幾乎都會說往生者的好話,其實,家人對他們在乎的程度,是超乎本人想像的。

comment

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

時鐘
最新的留言
分類一覽
全記事(数)表示
全タイトルを表示
検索フォーム
常用連結
plurk
mero


顏文字教室
顔文字教室
サクラ大戦~君あるがため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