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Luckydog1 ジュリオ線感想(破萬字注意)

ラッキードッグ1

沒想到Starry☆Sky的感想還沒寫,就跑來寫ラッキードッグ1的感想...
果然好劇情還是不一樣,雖然Starry☆Sky也是個小品遊戲,但是我覺得它是小品的話,ラッキードッグ1就是大作,在乙女遊戲中,擁有自己的世界觀,可以深入描寫角色,背景非架空類,有實際依據,加上特殊類型,總合而言這是一款很優秀的BL遊戲,而且它的售價只要約4,935円(税込み),徹底打破AVG遊戲性低卻價高的問題。

但是,這款遊戲絕對是18禁!未成年者禁止遊玩!
還好會來這網誌的人大部份都成年了...所以我可以寫感想了(升天)

最後這篇感想逼近1萬8千字大關,無言啦~(倒地)
Tennenouji-「ラッキードッグ1」
官網(http://tnoj.sakura.ne.jp/product/03_luckydog1/index.html)
発売日 2009年6月10日(水)
価格 4,935円(税込み)
ジャンル ADV
企画・原画 由良
シナリオ 陣内・菅沼 恭司

先說二名腳本家:
陣內(じんない)是好幾款遊戲的劇本負責人,女性,負責過「夜が来る!」(AliceSoft)、俺の下であがけ(Alice Blue)等等幾款Hgame的遊戲,我有玩過「夜が来る!」,雖然只是負責劇本的一部份,卻是部相當長且有刺激性的遊戲腳本。
菅沼 恭司(スガヌマキョウジ),他負責過的一款遊戲我有玩過,至今還收藏著,就是「奴隸市場」,本人劇本的特色就是極度考究,可能因為喜歡歷史的關係,所有的資料都是有所根據,同時寫出來的劇本,也有著像看舞台劇的感覺,所有的角色都有出場的目的,也都有他們的人生,因此玩家就像觀眾一樣,同時本人寫出的劇本,像是長篇小說,有濃厚的愛情色彩(選擇純愛路線的話XDDD),算是我玩過的遊戲中的神game之一。

現在為什麼我要提這二位腳本家,因為有認識(喂),而且他們的執筆的遊戲我都有玩到結局,算是不錯的腳本家,至少劇本不會出現腦殘的男女主角(喂),基本上AVG啊,要讓我玩到結局,不容易耶...這種幾乎沒有遊戲性,只是看大量劇情的遊戲,如果劇情不優秀的話,實在是很難玩下去...
而且我也不考慮實用不實用的問題,簡單來說,因為我不需要在床邊放面紙,根本就沒有那種問題...好吧,進遊戲主題吧!開始介紹了!

+      +    +

故事介紹

故事發生在1930年代的美國(註:這個時代剛好是經濟大恐慌過後一年,算是經濟慢慢復甦,但之後十年,經濟一直處於低迷的狀態),某州南部有個デイバン地區,在植民時期就是以貿易為主,當地居住了許多歐洲移民子孫,其中義大利系居多,而且也有義大利的手黨,以開發、投資名義,進行各種違法活動:包括暗殺、賣春、大麻、私釀酒(當時有禁酒法),它們有它們的制度,主要幹部總共五人,被稱為CR:5,成員均在身上刺有CR:5的刺青,目前此手黨的Boss叫做アレッサソドロ。デル。サルト,在他的底下有四名年輕的幹部,幾乎掌握該地區的權勢,又因禁酒法的實行,累積了大量的財產。
因為陰謀,CR:5的成員4位均被逮捕入獄,(其實我倒是很想知道要怎麼抓這四個難搞到不行的人XDDD可惜遊戲打混過去沒講,我想大概是因為這不是重點,只知道大家都中了陷阱→你們真的是手黨嗎XD),入獄的四個人與主角,均收到命令密函,他們將進行一場逃獄.逃亡.取回地區的所有權(與其他手黨組織火拚)之旅。

主角ジャン被稱之為Lucky Dog,為該組織中的成員,從小在孤兒院生長的他,自幼失去父母,由於父母均被殺手殺害,但自己卻毫髮無傷,被人稱之為幸運兒,除此之外,他常經歷失物歸來、走路撿錢、獎券中獎、外遇沒被抓包(他是外遇對象)等等讓人羨慕的事,該稱號也由之而來。小時候因為事故,後來被修道院收容的他,衣食無缺,也沒什麼那次的記憶,順利的被養成一個壞小孩(這是他自己說的XDDD我不相信修女老師沒修理過他,證據就是他沒辦法反抗修女老師講的話XD),16歲踏入手黨,慢慢變成其中的一員,由於本人的興趣是逃獄,已經四次成功(監獄長看到他每次都吐血XD),這次他再度被關進去後,接到首領的命令密函,內容寫著,他被提拔成幹部,若成功幫助四人幹部脫獄,他將成為新的首領,這次ジャン仍然會有著一如往常的好運嗎?

人物介紹

ジャン
擁有一頭閃亮的金髮,記憶力很好,只要過目紙上的文字都記得住,很會講話,可以看對方能接受的尺度來變化自己的語調,頭腦回轉速度快,面對突發的狀態,下決定和行動的速度都很快,台詞和態度有種灑脫感,可以為自己相信的人賭上性命保護他。
逃獄的原因是進了監獄,受不了監獄難吃的伙食,這就是逃獄的開始,由於反覆逃獄,據說是因為他的緣故.監獄的看守也變的嚴格,但最後逃獄似乎變成他的一種娛樂,就像小孩子在玩遊戲一樣。
>>阿水的評語:這主角是女性向遊戲難得一見的狡黠型主角!頭腦又靈活,又有群眾魅力,不過一開始比較像個不良混混XDDD後來就成長不少,還滿有趣的!

ジュリオ
組織中的幹部,在幹部中唯一在前線作戰的人。家世是義大利系移民社會的古老家族,擁有很大的發言權。而他是那個家族唯一的少爺,不但是CR:5重要的一員,也是州中少數的大富豪,在10歲的時候就以暗殺和襲擊取得很大的名聲,2年前就任幹部,通稱「使用短劍的ジュリオ」,也有人稱他為狂犬MED DOG。但由於擔任實戰時不喜歡帶部下,可以說是一人部隊。
>>阿水的評語:組織no.4,專職暗殺,用一把小刀就可以殺掉堆積如山的人,特長是閃子彈加一閃殺人,幾乎他的部下都是幫忙處理後續屍體的,本人只說必要的話,一眼望去不知道在想什麼,像機器人般的人。似乎對主人公擁有一定程度上的好感。公寓的床下是個武器庫XDDD

ベルナルド
CR:5最先當上幹部的,有處理組內的事情的能力和立場,成為專門連絡幹部的工作。對外處理與デイバン市長和警察高層的外部交涉工作,常常忙到不行,擔任幹部後8年,カウアッリ爺爺退位給ジャン後,他成為幹部中最年長的,由於ジュリオ和イヴァン各有專司,於是他和同樣年長的ルキーノ分擔了CR:5的內政與外交工作,本人對於組織有絕對的主義,所有事均以首領及血之規則,就是手黨的十戒為主,也可以說是服從與沉默的規則,他受到組織的顧問(從手黨退休的幹部)與首領的信,還從事與金融相關的事情,可以說是在幹部中動用到最大金額的人。
>>阿水的評語:組織no.2(no.1是首領),專職情報流通、經濟犯罪,本人有著專門進行組織情報交流的手腕,可以長時間處理資訊流通,該辦公室擁有數十隻電話,他也幾乎都在辦公室,可以第一手處理情報加控管,除此之外,也負責組織內部錢的流動、關於金融犯罪的部份。他是個想很多的角色,若在他的路線知道他的關於主角ジャン的遠大計畫,超GJ很好笑...,連ジャン都吐嘈他了,他是組織中只有三個人知道主角的秘密的其中之一。

ルキーノ
CR:5的第2位幹部,在5年前才當上幹部,負擔地區的地下經濟,也就是酒、麻藥和違法藥品的買賣,另外還有經營秘密酒店和酒吧,負責高級妓女和男妓的生意。然後也有跟デイバン的商會和地方有權勢者的交流,也會去教會捐獻。是宣傳組織的不二人選,地下支持義大利的違法移民的生活,如果說ベルナルド是收集情報及分析,他就是擔當交涉的人選。由於手段果決,受到不少義大利系移民和市民的信,具有相當大的度量和見識,但本人沒有當首領的意願。
看起來雖然很傲慢,算是口花系,但卻對自己人特別好,他的傳言有「對有度量的人沒辦法」、「喜歡女人」、「賭博很強」等等。由於他的洗禮是由首領進行的,在外國進行洗禮的父親才算是真正的父親,而原本的父母算是第二父母,所以首領對於ルキーノ有著家族的認知,認為他是自己的兒子。
>>阿水的評語:大叔,不是我的菜(完)組織no.3,負責非法移民的部份,在地區上走動,維護地區的安定以及與人民的交流,同時進行非法買賣,高級酒館的生意。認識ジャン後,他的嗜好是拿私房錢去打扮ジャン,買ジャン適合的衣服和配件(因為ジャン看起來太沒有首領的派頭了XDDD)

イヴァン
嗯...從缺(去死)


以下故事劇透,充滿暴力血腥色情內容,不能接受者勿見!謝謝!

+ + +

小話:由於是Tennenouji的作品,系統完全沒有問題!跟Q社比起來真是好多了(被打死),但是此款遊戲系統做的太好,反而沒有破解的可能,要抽出龐大的劇本好像也沒看到成功的例子,不如直接看有沒有代理商拿的到吧~雖然希望很渺小~

+ + +



ジュリオ篇(恐懼):殺手

監獄篇

ジャン不了解,為什麼ジュリオ對他總是很有禮貌,還用一副很尊敬的神情看著他,在遇見他時,常感受到他火熱的視線(無誤),但是ジュリオ的確是一個不可以忽視的人,當在監獄遇見他時,ジャン想了解他,就問些問題,像初次收監覺得怎樣之類的,ジュリオ回答很無聊,不能殺人,因為他必須接收到命令才會殺人,在監獄就沒辦法得到命令,ジャン趕快移轉話題,不過他也有發現,ジュリオ常來看他(每天XD),雖然確定不是敵人,也沒有敵意,ジュリオ的態度還是讓他不能理解。ジュリオ說在ジャン16歲進入組織時,他就有見過他了,但ジャン完全想不起來...。ジュリオ對ジャン很小心,很溫柔,看到他時表情也會柔和,ジャン一開始以為是舊識結果不是,最後只好置之不理。

逃亡篇

順利從監獄逃亡後,ジャン在找尋可以支持他當首領的人,他仔細的觀察ジュリオ,並小心的試探他,ジュリオ說如果是ジャン的願望的話,他沒有問題。那ジャン說那你希望我可以為你做什麼事?當作是交換條件,卻讓ジュリオ的心情惡劣起來,他看了看氣氛不對就轉移話題,並認為和ジュリオ相處還是要小心一點。其實他想的也沒錯,因為ジュリオ喜歡他喜歡到想殺他的地步,不過外表看不出來就是了。我想ジュリオ心情惡劣的原因大概是因為,這是他想做的事,他想幫助ジャン當首領,當他的主人,這種事是不要求回報的,就利益看起來是一致的,可惜ジャン完全不知道這種事...如果知道了應該就不會講剛才的交換條件吧XDDD。這時的ジュリオ雖然隱藏自己的情感起來,但不是完全,因為ジャン腦筋動很快,直覺也很靈敏,多少可以反應情況,才解除了ジュリオ的不愉快。
我覺得ジュリオ應該不是外表那樣無動於衷純情的小可愛,他應該是很可怕的人,一個可以簡單的殺人的人,而且樂在其中,不是普通人可以理解的吧。但,他也樂在於ジャン講話的時光,因為ジャン可以體會他那不為人知的情緒,而且就算他不說出來,他的情緒也是起伏很大的類型<愛你愛到想殺死你~冏,想喝你的血摸你的肉塊,ジャン你真有勇氣...>,不愧是狂犬,真的很危險...我玩第一輪時都不知道(汗),ジュリオ完全是靠本能行動的類型。
當ジャン一個人跑出去自慰時(這是普通男子的正常生理反應),沒想到ジュリオ竟然跟著他,還大方的看<冏>,ジュリオ還沒發覺自己的性欲被ジャン引了出來,就他的狀況來說,愛大概跟SEX是同一個等級的(目遠)因為心靈就像個小孩子,絲毫沒有成長(他的家庭成長狀況真的很糟!!),而且大方的看人家自慰,還像個小孩子吃醋ベルナルド抱著ジャン才睡著的事,他完全不了解自己的情感,像個流浪犬一樣尋求關愛。因為ジュリオ不想走,ジャン只好自暴自棄的做完XDDD,而且還沒收門票(去死XD)
白天的村莊事件結束後,眾人回小屋,ジャン溜出來,因為他知道ジュリオ一定會跟在他的後頭,ジャン逼迫ジュリオ講出他自己的想法,他似乎覺得ジャン在達到高潮那瞬間的死法(?)非常美麗,不只有想碰眼前的人,他還想要舔滿他,像是狗在聞主人味道一樣<冏>,以下就自主規範了Orz
ジュリオ完全是憑本能行動,所以他的性欲是跟死=屍體都連在一起的...他仕奉著ジャン,並且說如果你真的死了,我想要你的全部。(在他的bad end是真的這麼做了...抖)這應該是他現在能講出來,最高等級的情話<冏>,可惜ジャン完全聽不懂XDDD
由於遭受到襲擊,眾人開始考慮是否ベルナルド那邊有內賊,一直消息外露,而イヴァン白痴提出是不是Boss要幹掉他們,因為之前Boss為了要當上幹部,似乎把他之上的幹部全部都清除掉,而那時Boss也是幹部的最尾一位,這話讓ジャン十分震驚,因為這比照起來,他也剛好是最尾一名的幹部(必須要逃亡成功,有成功見到Boss,ジャン其實並不抱著Boss的位子讓給他的希望),圍繞著他們無法等人接應,必須自行開車回城鎮,ジャン決定在路上去打劫對方組織,也獲得金錢等物資,足讓他們自行開車回城鎮了。
但是在路上ジャン回想起十幾歲剛進組織,就看到Boss,那時他剛立誓不久,還是個新人,Boss問他在ベルナルド手下幹的如何,他回答還滿意氣相投的,可是他疑惑為什麼Boss要問這個問題,Boss又問他你覺得在這個組織工作適合你嗎?他想了一下,但剛入沒多久根本想不出個鬼來,所以反問Boss覺得當一個手黨Boss的感覺如何?結果Boss加一位高層都笑了,面對這個年紀輕的小鬼頭,讓他們想到二十年前的自己,這裡有一個高層不小心說溜嘴,但沒說破,Boss的兒子就是ジャン,但ジャン也聽不懂,Boss說有一天也許你會來到這裡也說不定(指地位),手黨Boss的生活意義就是...接下來ジャン也不記得了,所以他問了他旁邊的ジュリオ,ジュリオ回答他,他並不清楚,因為他所追求的跟其他幹部都不一樣,他在前線火拚,但是他想起來他的師傅教他的,手黨是讓手弄髒的代表者,所以ジャン想了一下,他知道組織的人們都有違背法律的地方,為了自己,也為了需要他們保護的一般市民,他們的手段的確是髒的,他想通了後就道謝,這一切都是回想了。
當ジャン醒來,他己經是穿著西裝,在一豪華的大廳沙發假寐,擦拭他嘴邊口水的手帕柔軟感觸還在,ジュリオ收起手帕向他道早安,說顧問カウァッリ來臨,顧問帶來了目前Boss失蹤的消息,ジャン也無法舉行繼位儀式。雖然大致討論好組織的現況,要做的事,ジャン也決定和ジュリオ一起行動了,但是他無法抺去身份不配的想法,他希望有一天能成為CR:5的首領,也能和ジュリオ坦承笑著。由於房間的不足,ジュリオ提議要和ジャン同室,大家雖然吃驚了點還是同意了,ジュリオ把ジャン當成Boss來看,也讓ジャン很疑惑,他自己都不覺得能否成功當上首領了,他提出疑惑,首領的失蹤,也許委員會和兵隊會覺得他不適任,但ジュリオ不開心的說,絕對不會有這種事。但ジャン又不肯定的說,如果和GD的戰爭不成功的話,自己也當不成首領的。ジュリオ馬上說,那我就將GD所有人,加上背叛我們的人,全部都殺了。ジャン總覺得這對話哪裡怪怪的,就轉移話題說要看浴室,結果被瞬間移到他身後的ジュリオ嚇了一跳,雖然二個住同一間房間,但是氣氛好像不好,ジャン頭一次懷疑自己不會講話了XDDD,只好問ジュリオ肚子餓不餓。餐點送來了,ジュリオ居然為ジャン試毒,雖然ジャン不太習慣,但是二個人還是過了不錯的晚餐時間。看著ジュリオ使用刀叉的方法,讓ジャン覺得他們的教養差很多,不禁喃喃自語,當上首領後,連餐桌禮儀也要被人唸了,ジュリオ說他會教他的。他非常希望ジャン能夠儘快當上首領,他們交談之中,ジャン也充份體認到ジュリオ不愧是CR:5的幹部,不但很強,有動員人的能力,同時也很聰明,但是ジャン內心很複雜XDDD,面對著各能力都比他強的ジュリオ,為什麼會如此尊敬自己?他沒多想就問了,ジュリオ回答他:「我想要跟隨你」,不論ジャン說什麼事,ジャン還是很迷惑,而且感受到ジュリオ熱情的視線(無誤),他很快正確判定,ジュリオ是把自己當偶像看,而且還沒注意到ジャン自己本身的情況(因為情人眼底出西施),再問也問不出結果,ジュリオ也很迷惑,於是ジャン想起ジュリオ的外號-狂犬,所以是想找主人嗎?所以身為「幸運狗」的他就是首領狗了嗎?他認真的考慮關於首領的事,接受ジュリオ的服從,叫了聖代快樂的吃著,當然也有ジュリオ的份。ジャン看到ジュリオ的笑臉,想起他對背叛者的處理,二個的笑臉是重疊的,總是無法咬合的對話,漂亮的臉和扭曲的思考,殺人的力量與自信,ジュリオ仍然是在玻璃前,手像摸的到也像摸不到,但是,他想跟這個人在一起。當玻璃不見了,ジュリオ不知道看起來會是什麼樣子?這就是所謂的好感嗎?吃飽喝足,感謝神後ジャン就睡了。
隔天他們去出任務,由於ベルナルド不許ジュリオ殺人,所以ジュリオ說他花了很多時間,但是ジャン己經很驚訝了,兩人在工作做的差不多時,去共進午餐,ジュリオ對於ジャン說是他的朋友,非常高興(這個人平常一定沒有朋友orz)。吃飽後,ジャン想要多了解ジュリオ,就問起他短劍似乎換了,原來現在這把是老師給他的,而他的老師在護術他的父母時,一起被殺掉了,ジャン在心中暗暗叫苦,什麼不提剛好提到這個XDDD,趕快又轉移話題,但是內心很後悔問到ジュリオ這件事,ジャン趕緊溜離現場,下午解決幾件小事,二個人談到背叛者,又談到可能的戰爭,ジャン一直在注意ジュリオ的表情,覺得他對他原先的印象不一樣,由於用對話無法判斷眼前的人,所以他採取觀察的方法,去觀察ジュリオ對什麼事有笑臉,有反應,同時在心裡不斷提醒自己他對於死亡和屍體有無比的熱情(抖),他同時也看穿ジュリオ聽到他爺爺的名前,臉上有著懼怕。
在組織的外側,有所謂的委員會,像是支持組織的存在,幾乎都是義大利系的移民,同時也有著很多錢的企業主,也有許多幹部,在組織中擁有很大的發言權。ジュリオ的祖父ボンドーネ跑過來要ジュリオ聽從他的命令,講了許多藉口,利用委員會的權力,想要指揮ジュリオ,ベルナルド要求必須從他這兒發出命令,所以會變成ジュリオ祖父的命令會從ベルナルド發下,但是ベルナルド會記住這樣。由於ベルナルド策定的對敵方組織的襲擊,為防止消息走漏被內奸知情,並沒有通知委員會。他藉由這樣的事情來測試內奸是否存在於幹部及顧問,結果是確定的。但是ジュリオ很鬆了一口氣,他還可以和ジャン在一起行動就好(他的腦袋可能現在只存在一個人,其他都容不下)。ジャン注意到ジュリオ在對話後很沒精神,他不確定ジュリオ是不是對他祖父發誓自己的忠誠,他也不清楚那老人的底細,他決定開酒來喝喝所以把酒栓靠近嘴邊,結果ジュリオ替他削去酒栓,ジャン問ジュリオ是不是討厭自己的祖父,但ジュリオ回答,他愛他的祖父,在父母死後,老人替他找了很多老師,也讓他去上學,教導他不能傷害家名,所以他一直很尊敬他,可是這麼回答後,ジュリオ還是沒精神,就像機器人一樣,問他就回答正確答案,ジャン感到很焦燥,不了解為什麼ジュリオ會這樣,也完全不了解ジュリオ為什麼要黏著他,ジュリオ也講不出原因,話擠了半天就說他喜歡ジャン,ジャン更生氣,就拉他來親下去!ジュリオ知道他心情不好(那你還蛇吻他XD其實你很爽吧!←喂)就道歉,ジャン說,就當這事沒發生過,ジュリオ就難過了,覺得是自己很噁心(請告訴我你的思考回路是怎麼回事),但ジャン還認真回答不會,並想自己為啥要親一個男人,並責怪ジュリオ幹嘛跟他告白,認為他長的這麼帥應該會受歡迎(你很快就知道他不受歡迎的原因了),結果ジュリオ跟他說他從來沒跟女人交往過(地雷!),並且他臉紅的說,這是他的初吻!(驚爆!),但又臉紅的說,應該不是第一次,因為他家有養狗,所以有被狗洗臉過,被拿來跟狗比,ジャン無言...,並在心底跟他道歉,於是ジュリオ乙女模式全開,想說他第一次跟ジャン很好,結果又被叉開話題,ジャン發現ジュリオ的心情又變好了(雖然你親他還想當作沒發生XDDD),二個人狂叫甜食,ジャン因為甜食吃太多不舒服一夜無眠...他開始覺得這樣生活會讓人過不下去XDDD但ジュリオ也好不到哪去,他可能也沒有睡著...XDD(你們二個去結婚!去結婚!)
早晨來到,看著ジュリオ不太會穿衣服,頭手老是卡住,雖然他在戰場上很無敵,像是子彈般勇猛,ジャン想,果然世界上是沒有萬能的人。死老頭雖然有車給他們用,但太顯眼了,他們也不想被監視,轉了個出口去飯店後門叫計程車,談到也許ジュリオ會被罵,ジャン才想到也許ジュリオ是只會服從他祖父所說的話,抺殺自己的意志,只為了達成命令。兩人來到陣子,ジャン發現這邊GD的兵隊是剛來不久,他疑問著為什麼ジュリオ的爺爺知道這種事,隨即被敵人跟蹤,ジュリオ開始處理敵人,明明是殺人卻帶著笑臉,快樂著殺著人,也不聽ジャン的命令,自顧自的開始舔血,ジャン阻止他的舉動,殺掉無關緊要的小兵,問著自己是否很骯髒,ジャン回答他一點也不會,他發現ジュリオ除了計算殺害力,還小心不要讓自己染上飛濺的血。但是實在太異常了,ジュリオ說自己只要看到屍體就會這樣,ジャン力說讓他不要去舔血,而且回答他不髒,然後ジュリオ就發情了,自主親吻ジャン,他是把ジャン當成偶像的,在心裡描繪ジャン美好的形象,現在看到本人更加的緊張,而且他不否定自己,ジャン像是對待隻狗狗親上來一樣,結束了工作,原來這是要向敵人的示威,所以屍體也不收拾,但是ジュリオ回去卻被處罰,ジャン看不下去親自出來阻止,卻被老頭子的兵隊阻止,他氣不過大罵為什麼,結果老頭子是因為他們沒用了他的車和人,ジャン回答說是因為有間諜,老頭不怎麼想理會他,雖然ジャン回答的有點害怕,但也是有理有據,老頭說不過他就閃了,但還不忘記威脅一下ジュリオ才走。
在洗好澡後,ジャン和ジュリオ進行談話,談到關於ジュリオ家進行秘密輸入麻藥的事,由於首領本來就禁止麻藥,所以他想通了,為了要牽制ボンドーネ老頭的行動,所以首領才讓ジュリオ來當幹部,也是為了要保護他,不讓他碰麻藥,如果沒有首領的干涉ボンドーネ的權力本來可以更大,所以繼承首領風格的CR:5幹部也是老頭子的眼中釘。ジュリオ說如果他是當家,就不會讓大麻進口的說,又道歉,ジャン苦笑說他要當首領才是更危險的賭注呢。
隔日接到老頭的任務,要他們前往治安最差的地區,同時其他幹部查到那裡可能會有敵兵隊大量進駐,也會有幹部前往,幹部一定會帶武裝的成員,非常危險,其他人勸他們別去,但ジュリオ認為要去,為了不被委員會為難的CR:5,也許是陷阱,但他不是笨蛋(啊,想到某個叫イヴァン的...)不會上當,這是個除掉對方幹部的好機會,ジャン想了一下,決定信任ジュリオ,排除眾議他也決定要跟去,讓我想到在主題曲中,講得到ジャン就會得到成功,得到幸運,真的是很特別的設定。為什麼會有幸運,人們又覺得幸運是什麼?為了要得到幸運,又要付出什麼?我覺得人的好與壞,都是由自己定義的,不過遊戲當然也沒有這麼深奧,他只是遊戲,所以得到主角,有一個相對層面,主角會替該攻略角色完成願望,看他要跟著誰...
能夠成功的人,都有著膽識與聰明的頭腦,還有神的幫忙(運氣?)。隨時都相信自己會成功,所以行動,這也是成功的人的特質之一。不過也需要看情況不對就蹺頭XDDD雖然處於劣勢,但ジャン就是這麼打算的XDDD,跟其他幹部調派車輛與地圖,做好基本的準備就出發了。
到目的地附近,ジャン看到附近有高級車(因為這附近是貧民區,他判斷這車是外來人的),先下車去趁人不備時,開高級車的鎖,跟原來他部下的車一起開到目的地,要部下的車先走,因為這附近沒有人可以來接送他們,治安太亂連計程車都可能有危險,後來他用這部車先去衝撞目標建築物,沒有人駕駛的車撞上,隨即引來了一陣亂槍聲掃射車子,敵方慢慢的走出確定車內人死了沒,他計算對方出來幾個人,確定數目為十幾個,但是在途中剛好出現了一個妓女,看到他尖叫,頓時引起敵人的注意力,妓女昏倒了,ジャン覺得不行要拿起手槍應戰時,ジュリオ己經先到他的前頭,去斬殺敵人,殺了幾個,有二個想狙擊他,ジャン拿起手槍發射,但畢竟是新手,沒射到敵人反使敵人注意到他,發覺到有人射擊ジャン,ジュリオ回神瞬間就把所有人解決了,他的身後一片血海,但沒什麼時間喘息,第二波攻擊很快就來了,ジュリオ要ジャン注意,他很快的用像獵犬般的身手又衝前陣(我冏了!你就這樣衝啦!?),ジャン躲進廢屋,意外發現對方的彈藥,努力回想在監獄看守們填充彈藥的方法,一邊填充彈藥,一邊聽到上方傳來槍聲,他去探索那灰暗的屋子,想說也許首領也被抓來這裡,但上方只是空的套房,從窗戶外可以看到ジュリオ殺的屍體散在地上,雖然想幫忙,他很快被敵人發現,殺了一個人,本想可能會有更多人,卻一點聲音也沒有,連ジュリオ的聲音也聽不見,他慢慢前進,發現附近房間藏了一個敵方幹部,喃喃罵著被暗算了,要撤退之類的話,因為他的軍隊被殲滅了,幹部急著要打電話,ジャン發現他知道這個電話,就在上次與敵方殺戳時(大部份都是ジュリオ一個人殺的,所以不叫戰場,叫屠宰場還差不多<冏>)從敵人口袋中就有這個電話,發覺敵人可能會叫援,他一心急衝進去發射子彈,也殺了裡頭的幹部,手中的子彈也用光了,解決了對方後,他擔心ジュリオ,就連忙衝下去。但底下一片血海,卻不見熟悉的身影,忍不住恐懼大叫的ジャン,不斷在血與泥中走著,聽到慘叫聲,ジャン走向前,底下的屍體愈來愈慘不忍睹,臉被劃成五花臉,ジュリオ笑著,開心的笑著,在割人的皮,血染了他的雙手,他又開始舔血,ジャン看到呆了,恐懼讓他的腳無法走動,可是他內心的聲音叫他快逃,忍不住叫了ジュリオ的名字,那空洞的眼神也慢慢的轉向ジャン,ジュリオ像看到新的獵物般,站起身來想再殺人,他不認得ジャン了,揮著自己的刀子走向ジャン,但聽見ジャン的聲音,腦中像記憶混亂著,說出ジャン的名字,終於回神,ジャン發現他眼底的怯弱,想要叫回ジュリオ,不能逃,他切斷了自己的後路,為了拉回這個壞掉的人,要ジュリオ不要對屍體做出這種事,ジュリオ喃喃唸著,如果不能弄屍體的話,他想要ジャン的其他讚美,用他的方式壓住ジャン,他發情了-<冏>(玩家OS:救命啊!),ジュリオ對ジャン說,那你來代替他們(屍體)吧,如果是ジャンさん的話,我可以哦,ジュリオ又說,因為你親我了,這次就換我來吧-。在恐懼中,ジャン絕望的想,難道是因為自己,他才變成這樣的嗎?想要逃,但又被拉住,被硬上,不管ジャン的咒罵,ジュリオ根本控制不了,所以ジュリオ侵犯了ジャン,我覺得ジュリオ是有意識的,因為他想要ジャン,就上了(默),證據就是他一邊做一邊道歉,一邊說,不要丟下我不要討厭我,但又不停止動作,哪有人侵犯人是這麼不安的!?他忍耐著等ジュリオ做完,忍到昏過去為止,等他醒來後,ジュリオ在旁邊擔心的看著他,彷彿加害人和被害人換過來,看來ジュリオ是回神了,不斷的道歉,但ジャン害怕了,ジュリオ更怕,不敢碰他,ジャン審視現實,趕快逃離才是上策,他拉住遲疑的ジュリオ的手,不過還是怕,是要勇氣的,而ジュリオ傻住,他沒想到ジャン還伸手拉他,兩個人離開這個地方,用還沒壞掉的水龍頭洗掉身上的血和泥(不過ジャン的屁股問題比較嚴重,我想),回到旅館一邊咒罵ジュリオ,ジャン一邊自己療傷。後來的善後問題就交給其他幹部,講到電話,ジャン回想起那通電話,要ベルナルド去調查這個發信源,想找出對方在這個城市的本據地。ジャン回到房間,ジュリオ沒有回來,他不曉得要原諒或怎樣,就算進入夢鄉,腦海也全是剛才的地獄繪卷,他第二次懷疑自己撐不下去。隔天就發燒了,ジュリオ丟下他自己去出任務,讓他更加難過,幹部傳達ジュリオ的話,內容都是不斷的道歉,不能讓他遭受到更危險的事之類的,因為支柱被他毀了,他也無法跟以前一樣的戰鬥,原本他的戰鬥是為了保護ジャン,但是他傷害了ジャン,ジュリオ很痛苦,他不願意傷害ジャン,可是他只懂得暴力的表現方法,現在他有了重要的人,卻傷害重要的人,就像傷害自己一樣,因為他們的心己經繫在一起了。ジャン聽了用小聲喃喃的說著,那我也不曉得怎麼辦啊,但是他又擔心在外頭犯案重重的ジュリオ會被抓到,還好夥伴們隱藏了他們的名字,ジャン暫時安心了,決定去休息養病,但是他也徹底的懷疑ジュリオ的祖父,為什麼剛好他們前往的地區都是有著敵方的兵隊甚至幹部呢,但此時總部電話聲不斷響起,預告了惡運的來臨。
GD的人在城市裡放炸彈,掃射無辜的民眾,造成多數人死亡,暴力只會帶來暴力,連帶影響到人民對他們組織的觀感,敵人穿警察衣服,更讓警察行動受到限制,大家討論由於無法和平解決,所以決定派殺手ジュリオ去取對方首領的頭,但不知道對方首領會待在哪,連自己的首領都找不到了,又傳了新的消息,敵人去掃射修道院,造成數名民眾與修女的死亡,帶給ジャン很大的打擊,沒有親人扶養的他,是在修道院被養大的,那裡有教導他的修女老師,他在那裡小時候從不曾挨餓,從沒有受寒的長大,他非常憤怒,想要出去看修道院,整個人失控,但身體不濟走沒二步就昏倒,昏倒前還在掛念著,就像掉入懸崖一樣,無處可去的暗席捲而來。
當他醒來時,心裡悔恨不已,但イヴァン前來為他打氣,煮了超難喝的蛋酒,ジャン不客氣的笨蛋連發後,還是喝完了,聽到イヴァン說ジュリオ在敵人屍體中間笑著自慰,看了讓人毛骨悚然,於是ジャン終於問了他心中盤問許久的問題:イヴァン,那你有被ジュリオ強姦嗎?イヴァン大驚問為什麼問這種怪問題,他幹嘛對他出手啊?ジャン得到回答後還是想不通,難道他是把自己當成精神安定劑了嗎?(他喜歡你啦!),忍著不適硬吃了些東西,他躺下休息,本來關燈又去開燈,但再有知覺時,燈己經滅了,
ジュリオ在他的身邊,可是離他很遠,很害怕的說,不想再讓你遇到危險的事了...對不起,我不會再來見你了...我對你...。ジャン心裡想說話,想說很多話,想罵他,想叫他負起責任來,想叫他回來,ジュリオ沒有聽到,所以他走了。
ジャン再次醒來時,ルキーノ在他身邊,他們二個人去參加教會的告別式,修道院長看到ジャン,叫他們為死者祈禱,發現又有新的死者,ジャン咬自己的下唇咬的死緊,都是他認識的熟人,他悲痛的問修道院長媽媽要怎麼辦才好,她回答叫他們在神的守護下接受結果,他說如果有神的話怎麼會發生這種事,立刻就被打了,在遠處傳來爆炸聲,ルキーノ立刻趕去,ジャン發現他自己一個人,什麼事也不能做,他回想起ジュリオ的笑臉,而不是他做的那些殘酷事情,又落入沮喪,結果修女媽媽就又打他,叫他去做他能做到的事,他悲傷的說無法為那些死去的修女復仇,修女媽媽說,死去的人是回歸神的天國,你不需要在意,剛才你說,為什麼有神的看守,世界還是會發生悲慘的事,我也有想過同樣的事,懷疑神的存在,但是現在我想人從神誕生,離開伊甸園的搖籃,外頭有許多恐怖悲慘的事,但自己不走出去就不會成長,你也記得的吧,我們提供食物住所,教導你們不要迷失自己,你也自己成長了,我認為神的存在和愛是在的,有一天我們教會的小孩也會從搖籃中出來。ジャン被開導了,他說是啊,我是被愛的,被一個危險的傢伙,謝謝妳媽媽。媽媽又說,你不相信無所謂,自己去尋找答案吧,你是第二代的首領吧,就是因為有你做的到的事,首領才會選你的。ジャン喃喃想著自己不成事,又沒辦法成為首領,這種焦燥感就像坐在賭桌上卻沒有王牌卡片一樣,他終於想到他的王牌-ジュリオ,他決定去找ジュリオ,他終於知道他少什麼東西了,他和ジュリオ是拍擋,少一個人都不行。
從教會移動到某個地區,他被敵方小混混抓住了,被抓到巷道內圍毆,ジャン說如果我叫了,狂犬馬上就會來解決你們,對方知道他是幸運狗,受到驚嚇,但是仍打算殺了他,ジュリオ真的來了,輕鬆閃開敵方的子彈(誰快點來吐嘈他!),快速解決敵人,又來一個敵人,舉起散彈槍,ジュリオ割破窗戶,用窗戶的玻璃割了對方的喉嚨,在那瞬間殺了四個人,強大的力量讓其他人看了想逃,解決了逃兵後,他也受了傷,雙眼對上ジャン,卻猶疑想逃非常不安,ジャン進一步ジュリオ退一步,ジャン確定他以為被硬上之後會遭到自己的討厭,就像被養的狗好懂,偶爾會咬飼主(你當他真的是狗啊!),ジュリオ想逃,卻被ジャン拉住手問他為什麼要逃,ジュリオ回答因為他被ジャン討厭了,ジャン說不行,你待在這裡,ジュリオ又說對你做了那種事,就算活著也不行,如果被你討厭了,我也...,握著ジュリオ發抖的手ジャン大叫,你不能走,留在這裡!完全是命令句,他命令ジュリオ待在他身旁,但想想了又不妥,改口說拜託你留在這,說完全不在意是騙人的,但現在不是這種時候,總之先離開再說。這命令讓ジュリオ的眼神閃閃發亮,ジュリオ想說什麼被ジャン喝止,說還想留在這裡就等著坐死刑椅子吧,還是那個老頭比我好!?ジュリオ驚了一下,決定跟他走。
兩個人跑到了街道,ジャン問ジュリオ剛才怎麼知道他被抓走,原來ジュリオ剛才本來要去執行老頭命令,但聽到街上傳來爆炸聲,他想抓那引起混亂的敵人,又看到奇怪的東西,本來想報告回去,就來到這裡,剛好聽到他的聲音。(還真是有夠幸運的!)因為那個奇怪的汪汪聲,ジャン又模仿了一次惹ジュリオ笑了,他也不好意思,順便問ジュリオ看到什麼,兩個人移到動到一海邊無人碼頭,在倉庫看到一台警車,裡頭還有警員的屍體,原來恐怖份子扮成警察的樣子,警車是另一個城市的警車,車後頭還有二個被綁的警察,沒有任何證件,車內還有修女的衣服碎片,他揍了對方一拳,並且稱讚了ジュリオ,ジュリオ像初戀的少年般臉紅了(...他真是個純情的殺人魔),ジャン問恐怖份子有沒有什麼想講的,他手裡拿著從車上拿的手榴彈,塞入一個恐怖份子的衣服裡,拉手榴彈的開關,丟對方進運河裡,又拿著槍掃射那河上的人,手榴彈時間到了爆發,可謂碎屍萬段,看到同伴的死狀,另一個恐怖份子全招了,說他們原本是警察,墜落了,被社會拉入,叫他們去做這些事,他們並沒有看過幹部級的人物,只從一個旅館接到命令,記下旅館的資料,把對方鎖起來,叫組織的人來處理,ジュリオ非常開心被稱讚,原來他看到這些警察有守紅燈的習慣,但在這個城市的警察並不會看到紅燈就停,所以他就抓了對方。ジャン打電話處理時,沒有零錢了,ジュリオ提議去他附近的公寓打電話,當ジャン心裡喊著太幸運啦的同時,也發現ジュリオ很不安的扭來扭去,ジャン打算去,但ジュリオ像宣告死罪一樣的說,對不起那裡沒有任何吃的東西,兩人大概沉默了3秒,決定去超市買東西,ジュリオ像從來沒買過東西一樣很有興趣的亂看,最後買的都是ジャン,來到了公寓,ジャン本來要打電話,又想了一下應該先整理現有的情報,看到ジュリオ靜不下來的樣子,ジャン問他在幹嘛,這不是他家嗎?但ジュリオ回答說,這裡除了部下以外的人都沒有來過,所以他很高興(你真的,沒有朋友...唯一可以當朋友的也被你吃了.....),他覺得他的頭殼壞掉,雖然是命令,但又跟ジャン在一起,他沒有自信可以不傷害他,ジャン很直接的說,那件事就不許再提了,禁止再談(!!)ジュリオ很聰明的說,那我不會再提了。然後ジュリオ很開心的在旁邊瞬移來瞬移去,他說比起旅館,在這裡比較容易靜下來,因為旅館太多人了,他一直想跟ジャン二人獨處,ジャン完全不知道他該怎麼回答才好,只好嗯了一下,然後問一個重要問題,ジュリオ你願意跟隨我嗎?ジュリオ心甘情願的回答,好,我跟你走。(誘拐成功!)ジャン突然覺得受歡迎真好~,說等你這句話了,如果沒有你,我的覺悟和設下的陷阱就化為泡沫了。他說他的計畫就是要引誘敵人出動,由於之前他們二個連手毀了兵隊,對方就不會太輕舉妄動,所以他決定打出鬼牌讓敵人躍上賭桌,還沒有說完,ジュリオ聰明的猜到ジャン要以自己為誘餌,ジャン決定明天要宣佈自己成為CR:5的新首領,引來敵軍,如果自己被殺就輸了,他需要ジュリオ來保護自己,護衛任務比暗殺還危險他也知道。ジュリオ神情嚴肅的,自己的手握住了他的手,立下他的誓言「我要保護你,絕不讓你死。」,像是希望被求婚的公主,終於等到了王子告白的那一刻,就算死也要保護你,ジャン安心了,ジュリオ快速的安排好場地(結婚...=>去死),ジャン想打電話回組織,卻被ジュリオ阻止,因為他想要再和ジャン在一起(結婚啦你們!),ジャン甩開了ジュリオ的束縛,這次換他束縛ジュリオ了,他決定先兩人培養感情一下,先一起吃東西,就從快融化光的冰淇淋開始,他在找冰淇淋湯匙時,ジュリオ認真的告白了,說他喜歡ジャン。他一直看著ジャン,一直喜歡著他,明天不管殺再多人,他都會保護他,也很感謝他。ジャン說謝他什麼,ジュリオ說謝謝你給我時間向你說,我喜歡你,ジャン不好意思的說,你一定很受歡迎,這種話跟女孩子說吧,但手中的動作遮掩不了他的害羞,冰淇淋匙就掉在床上,他本來想拿個毛巾擦一下,沒想到ジュリオ說不用了,就蹲低舔掉了,從床單舔到他的手指,用盡全力引誘他,敗在ジュリオ的魅力下,ジャン罵了一聲髒話,他的(嗶-)站起來了,ジュリオ說我也是,兩人決定重要的事先撂下(果然是年輕人XD),ジャン在此先對ジュリオ說,不準叫我敬稱,要直接叫我名字,這是Boss的命令,但是ジュリオ非常的為難,以後看他們的小說,就會不斷的出現這件事,目前看到ジャン的成功機率大概50%,他想要ジュリオ看他這個人,而不是擺著珍品架子上來看,還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。好吧,二個人決定先在床上來場大戰(我的用詞...XDDD),除了床上運動,先用甜點來當催情劑,總之是段甜劇情(這邊的聲音聽的我快恥爆了)。ジャン很深切的體會,如果沒有他在ジュリオ會壞的更快,但是有他在,ジュリオ就不會繼續壞掉,擁有重要的感情,像人一樣,因為他把ジュリオ當人看待,原諒他所做的事,接納他,就像ジュリオ重視他的感情一樣,ジャン承認自己也喜歡上ジュリオ,他在心裡暗自發誓絕對要待在他的身邊。而ジュリオ認為有ジャン的存在,他才能喜歡自己,因為他再也不要討厭自己了(老實說他的愛真的很沉重)
他們lovelove結束後,ジャン打電話通知ベルナルド自己的想法,得到支持,但他沒想到這通電話會讓他的計畫破局,原因是老頭子知道了這件事,暴跳如雷,馬上派私兵來抓他們二個,老頭子親自來敲門,ジュリオ求救似的喊著ジャン的名字,ジャン要應對,卻不敵被抓走,老頭子還罵了ジュリオ死去的母親,ジュリオ想要反抗,馬上被修理,二個人被分頭抓走了。
原來ジャン所找到的電話,竟然是老頭子家裡設的電話,GD的私兵也打這個電話,ベルナルド查覺到老頭子就是他們要找的背叛者,可惜晚了一步。老頭子與GD聯合,利用ジュリオ去消滅GD不需要的人。ジュリオ在老頭子的家裡遭受體罰,老頭子對ジュリオ的反抗非常憤怒,但ジュリオ問他爺爺為什麼要殺掉市內不相干的人,為什麼要背叛自己的組織,老頭子說他們不用活著,我教過你多少次了,他對ジュリオ被ジャン影響過深,不禁從口中漏出,要阻止Boss的血緣,ジュリオ還來不及反映,隨即又遭到攻擊...
另一邊ジャン被押到GD的本據地,等於是被出賣,在此時他見了Boss,原來Boss被GD的人抓走,他也是被部下出賣,ジャン被圍毆,在激痛中想,為什麼GD他們要讓Boss活著,為什麼不拿來作威脅CR:5的籌碼,但Boss看到ジャン被打,忍不住答應了與敵方首領的會面,隨即被帶走,ジャン面臨生命的危機。
在另一方面,ジュリオ被從早打到晚,嘴中只重複問著,為什麼要背叛,讓老頭子泠汗直流,老頭子忍不住說出處理ジャン的事,聽到ジャン的危機,他震驚了,原來因為ジャン的那通電話,讓老頭子的陰謀被人發現了,現在他打算殺了ジャン只要封住ジュリオ的嘴就沒事了,原來他必殺ジャン,ジュリオ怒極,一口氣處理掉抓他的人,質問老頭子把ジャン送到哪裡去了,旁邊的兵隊受不了他的殺氣,就說出來了,ジュリオ也不理那麼多,穿上自己的外套,拿起武器自顧自的離去,現在他的主人己經不是這個老頭子了,當ジャン問他願不願意跟著自己時,他的心就跟隨著去了。
ジャン被打到快送走時,ジュリオ來救他了,左右手交換著開機車和射散彈槍,神勇無比,不管ジュリオ是不是還被他爺爺束縛著,ジャン衷心的開心他來到自己的身旁了,ジュリオ望著他,眼裡藏滿了感情,ジャン告知首領在這棟建築物,二個人一起進入,某個戴帽子的主謀被GD的幹部バクシー丟出來,原來是GD首領派他來處理這個廢物,但是他更開心可以和狂犬們一起玩,用Boss作賭注,面對他的挑釁,ジュリオ決定應戰,來到庭院,原來他己經設下了埋伏,被ジャン看穿,槍林彈雨對ジュリオ無用,二個人決定拔起刀子對決,バクシー看穿ジュリオ想守護ジャン,以ジャン為目標攻擊ジュリオ,逼得ジュリオ失去自己的刀子,處於弱勢,此時ジャン利用自己的口香糖(他隨時都在吃),吹了個泡泡弄破,那微小的爆炸聲讓バクシー分神,ジュリオ抓住時機用左手貫穿了バクシー的腹部,バクシー負傷逃跑卻丟下手榴彈,ジュリオ緊抱住ジャン跳起來,爆彈隨即引發。
ジャン醒來,全身都好痛,他一直聽到ジュリオ叫著他的名字,臉上感覺到溼溼的,他以為ジュリオ又在哭,為什麼要哭?他擠出全身力氣問,ジュリオ說還好你沒事,ジャン也擔心他的安危,但是ジュリオ沒事,原來他們二個倒下時,剛好落在一個較淺的洞裡,不愧是幸運狗,你的幸運是無庸至疑的,他們二個的確是活著,除了感嘆自己的幸運,ジャン對ジュリオ說謝謝你來救我,謝謝你比起那個老頭子選了我,ジュリオ說如果沒有人命令我,是不行的,所以我會自己選擇命令我的人,那就是你-,ジャン緊抱著ジュリオ,直到ジュリオ說有點痛,ジャン在心裡暗自感謝神。
這時Boss自己跑出來了,原來他被バクシー打了,現在才醒來跑出來,看見Boss無事,ジュリオ也面露微笑,三個人都活著實在是太好了。
故事進入尾聲,ジャン因為受傷躺在床上二個星期後,硬是起身想跟Boss見面,ジュリオ很擔心他,口語又不小心跑出敬稱,從他們約定好不知道是糾正了幾次,但想到他躺在床上養傷時,由於老爺子背叛的事己經藏不住,幹部們為了要維護ジュリオ,和首領一起在為他辯護,此時ジャン什麼事也不能做,因為ジュリオ家是一團混亂,連老頭子都跑了,失蹤,怕被手黨報復恐怕再也不會回來了吧,為了要結束這團混亂,ジュリオ一直在忙...回想結束,ジュリオ又為敬稱的事跟ジャン道歉,如果忘掉,我會再教你的,ジャン重覆著,給了ジュリオ一個吻,兩個人非常的甜蜜,也快閃死打字的人了,幹部會議怎麼能少了他呢,這才是他起來的真正理由啊!
再過了二週,ジャン拿著給孩子的禮物,站在教會前想進去卻猶豫,進去不久後,ジュリオ也提著給孩子的一籃糖果,原來今天是萬聖節,看著ジュリオ提著糖果微笑,他衝去拿了一顆,想起以前也吃過好吃的糖果,是一個穿著好衣服的孩子拿來的,當時那孩子後頭都是穿著西裝的保鏢,只有他一個笨小孩屁顛顛的跑去拿了糖果,吃完一顆還不夠,想想那個很尷尬的孩子,因著大人的慈善事業,希望別人來拿完糖果才能離開,ジャン索性又跑到他面前把整籃的糖果拿走,嗯,這段記憶好像哪兒不太對,ジャン對上ジュリオ微笑的表情,難道,難道那個時候的小孩...ジュリオ笑著告白,喜歡你真是太好了,你是第一個會正常對待我的人,我覺得自己有比你更多的幸運,因為能被你喜歡。
故事結局就到這邊了,其實他舖的梗滿弱的,特別是這個小時候相見的梗,在他們身上,很像那種在一起後才發現彼此的人生有過交集。ジャンxジュリオ大概就是著眼點在於,如何用愛克服恐懼(無誤),而且我很喜歡這款遊戲的是,人物的對話都滿有趣的,特別是ジャン洨盡腦汁想要讓ジュリオ感受到他的愛意的這點,他沒有直接說他喜歡他,卻不斷的關心愛護他,ジュリオ得到ジャン的愛,才知道原本他想要讓他爺爺承認他,是一件愚笨的事,因為人對自己的認同,有時候的確是來自於他人,但有時我們總是作繭自縛,非得取得某些人的認同,使自己處於悲慘的境地,因為ジャン了解,他小時候受的愛,來自於對神的認同以及所有修女的關愛,所以他的成長,其實就是眾人給予的愛,而現今,他只是轉個方式,把這些關愛轉給了ジュリオ,讓ジュリオ知道他偏差的行為是有受到矯正,有人在關心著他,而不是孤獨的,他選中他也許大半是利益考量,但我想ジャン大概是想著,不能放著這傢伙不管,這種有義氣的態度應該會為他惹上不少麻煩,但也會帶來人際關係好的回饋,更何況ジュリオ完全被教壞啦,只聽主人的話,不聽別人的話,也許在教養上是更方便的一件事(喂),但如果不是身為主人的人,跟ジュリオ相處絕對是一件災難(笑)。
在討論人的自我的形成,大概最大的就是來自於雙親、再來自於親人、社會等等。在ジュリオ身上,不但家庭破碎,親人虐待他,因為其工作導致社會反感,缺乏朋友等,難怪玩家大部份都疼他疼的不得了,除了本身所做的異常行為,缺乏生活技能等也刻意的突顯了他孤獨的成長史,結果成就一個,明明外表是一個大人,內心不過是個小孩,被打會縮成一團,善惡觀在他心裡的形成要素薄弱,完全是小孩子的特點與性格。
不論外表再怎麼強硬,力量再怎麼強大,暴力始終會引來暴力,但是他處在一個惡的循環中,無法脫身,也沒有昐望,但ジャン的存在給他帶來了昐望,在小說補完中,他從ジャン進來組織時,就發現了他的存在,即使二個人沒有交集,在他心裡,ジャン就是那個會接納小孩子的他的人,所以他在心裡架構了一個ジャン的很美好的形象,然後把心裡最軟弱的地方,留給了他,因為想像中的ジャン不會傷人,跟爺爺不同,也不會欺負他,他一直很想要朋友(不過因為是BL遊戲,所以二個最後變成戀人了XD),ジャン在他的心中,大概就是幻想的朋友吧(我不認為一開始就是發情的對象就是了),當真正的ジャン靠近他時,幻想中的ジャン美好形象反而成為他兩之間發展關係的阻礙XDDD,還好ジャン腦筋動的快,能縮能伸,適時的詢問ジュリオ並用問話結果分層分析這個人,大概抓出了和他相處的模式,大概回到都市過一陣子,ジュリオ和ジャン相處過一陣子了,很聰明懂的時時updata,適時的討好ジャン,所以那美好的形象就給他藏起來了XDDD(我敢說小少爺的地雷就是這件事,除了ジャン本人不小心踩到的情況例外,其他人若發現可能會被殺人滅口),但更多的私心是在於,ジュリオ他想要和ジャン變成朋友(但後來的發情就...XDDD我想應該是ジャン太活該XDDD),ジャン花了不少時間才弄懂ジュリオ,我想兩人發展的最大關鍵點大概在於ジャン決定喜歡這個人開始,在意對方,所以時時觀察對方的行為舉止,然後歸納,在許多火拚事件中,ジャン其實對ジュリオ有世俗的情結,對方比自己有錢,又是美男子,又有家世,還是個幹部級的,在戰場上殺人不眨眼,能力媲美機器人(這個名詞不太像稱讚),他一開始也不能習慣跟ジュリオ相處,也問不出個所以然(ジュリオ對話的能力很差),只能從觀察去猜測對方的情緒,對方的現況,到了猜到80%左右(抱歉那個美好形象別猜到比較好,我想如果ジャン知道ジュリオ這麼想,可能倒在地上笑個三天三夜,他本人很低俗的<死>,上廁所還不洗手哩),他們差不多就成為一對很好的夥伴,ジャン負責計畫,ジュリオ負責實行,面對所有的困難,都不是困難,最困難的事是自己的心結,ジュリオ得到ジャン的愛,突破了恐懼,這大概就是最好的結局吧。
這一對是所有故事模式中,唯一敵人聞膽色變的一對夥伴,不提ジュリオ的強大可以一個人消滅一個兵隊,ジャン的好運也代表了,有神站在他們二個這邊,在手黨之中,沒有比這更強力的宣傳了。
同時這對夥伴的個性落差也非常的大,造成極強的對比,所以是非常有趣的一對(笑)

comment

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

時鐘
最新的留言
分類一覽
全記事(数)表示
全タイトルを表示
検索フォーム
常用連結
plurk
mero


顏文字教室
顔文字教室
サクラ大戦~君あるがため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