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燃燒生命寫出來的幻水kuso文

幻水四小說連動企劃之三-灰姑娘
--------------------
演員清單:
萊茲洛:灰姑娘,本來是幻四的主人公,男的,不幸被抓來當主角。
史諾:領主的第一個小孩,還是男的
特洛伊:領主的第二個小孩,也是男的
魔法師:泰托,就是把仙女改成魔法師…
卡:王子,女生反串,總之是位帥氣的大姐
王子的侍衛:哈威、席克爾特,大姐的二個跟班A.B
--------------------

從前從前,有個可憐的小孩,他沒有父母親,所以被領主家收養,成為僕人,領主有二個孩子,每天都叫他做東做西的。

「萊茲洛,把早飯送到臥室來。」
「萊茲洛,地板髒了,快來擦乾淨。」
「萊茲洛,牛奶翻倒了,快來把它們裝回去。」

諸如此類的,還好小孩很任勞任怨,雖然每天有做不完的家事,他並不會有什麼怨言,所以三年前主人們食物中毒事件,導致他們跑了廁所三日,那絕對不是他做的,他只是剛好路過廚房,又剛好把一包潟藥放下去而已。

但因為每天有做不完的事情,所以可憐的小孩經常是髒兮兮的,因此被附近的小孩嘲笑成為灰姑娘。

有一天,王子住的城堡發出了邀請函,要邀請每個家裡頭未婚的小孩來參加宴會,目的是為了替王子尋找新娘,領主家收到邀請函後,非常的忙碌,為了讓自家小孩被王子看上(照演員清單來看,如果被看上就完了…),領主購買了許多美麗的衣服,還準備了很大的豪華馬車,在當天晚上出發,留下萊茲洛一個人看家。

把今天的家事做完後,萊茲洛抱著貓,孤伶伶的坐在暖爐前,他一邊撫摸著貓咪柔軟的毛皮,心中也想要去參加宴會,可是他既沒有豪華漂亮的衣服,也沒有可以載他前往城堡的馬車,萊茲洛難過的垂下頭,在膝頭上的貓咪倒是被撫摸的發出咕嚕聲,沒辦法,貓咪是無法體會人類複雜的心思的。就在這個時候,暖爐突然發出了奇妙的聲音,吸引了萊茲洛的注意力。

接著碰的一聲,有個魔法師出現了。

「可惡…弄那麼多乾冰就算了,為什麼這牌子的乾冰還不容易蒸發!…」
看著魔法師不斷的拍著自己的長袍下擺,萊茲洛傻眼的看著眼前穿著一襲白色魔法師裝束的少年,他有著棕色的頭髮,金色的眼眸,一看就知道並非常人。
「………」呃…你不要緊吧?萊茲洛擔心的看著對方。發現自己的窘狀,泰托很快的回復正常,他眨著一隻眼睛看眼前的萊茲洛,說出好不容易才記起來的台詞。

「你是萊茲洛?是里諾要我來的…,我要讓你去參加宴會。」可惡,他真想換角不演了,這種角色一點也不適合他!
「………」這…這不是開玩笑吧?這是不可能的啊…心想著這不是在做夢吧…萊茲洛眼神直挺挺的盯著眼前的魔法師少年,再度忘詞的泰托被盯到受不了,馬上揮動他的魔杖,被魔杖點到的貓咪,此時居然開口說話了!
「萊茲洛…去參加宴會喵」
「!!!」原來這不是做夢,貓咪被變成了穿著大禮服時髦的奇普。

「怎樣,這樣就沒話說了吧,快點去找要當馬車的南瓜、還有老鼠吧!」
面對著口氣惡劣的少年魔法師,萊茲洛毫不猶豫的在廚房補鼠器裡抓出六隻老鼠,然後又繞去後院找了半天都無法找到所需要的南瓜,迫於無奈之下只好抱出一顆西瓜交代。找好了他說的東西來,只見到了庭院,魔法師揮動他的魔杖,在捕鼠夾中的六隻老鼠立刻變成了漂亮的馬匹,面對著萊茲洛閃閃發亮的眼神,泰托又要將西瓜變成馬車時…,揮動法杖下去,出現的卻不是馬車,而是一艘海上戰艦!

「啊咧…?」好像變錯了,不,是根本就變錯了吧!
「嘖!嘿!啊!」經過無數次的施法,原本的戰艦還是待在原地,泰托快抓狂了,萊茲洛拚命壓著想用紋章魔法把戰艦催毀的泰托,結果在慌亂之餘,施法居然成功了,戰艦變成了馬車,真是謝天謝地…!

「好吧…接下來該你了,萊茲洛,你得穿上最好的禮服。」泰托把法杖指向萊茲洛,萊茲洛原本的破舊衣服一瞬間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高貴的藍色禮服,禮服上還有星光點綴一般,穿上去閃閃發亮,原來的蓬頭垢面的臉蛋,也被在梳裝打扮完成,露出可愛到不行的臉。

真恐怖,穿女裝竟然這麼適合他,泰托一面想著一面抖著。

當萊茲洛跨上馬車時,少年魔法師盯嚀著:
「萊茲洛,你要記住,魔法的效力只到午夜十二點,在那之前你要回到家裡來,不然會變成原本的模樣,祝你玩的愉快…」
「………」謝謝你…泰…呃…不,魔法師,萊茲洛雖然差點表錯台詞,但還是興奮的搭上馬車。

坐著奇普駕駛的馬車,六匹白馬飛也似的往前奔跑,不一會兒,便跨越湖泊,越過了森林,來到皇宮,在夜空下,燈火明亮的皇宮顯著非常美麗。而皇宮內的舞會已經開始了,一群打扮漂亮的貴族小姐圍繞著卡王子,卡王子穿著著皇宮剪裁師修剪出來的,端正華麗的王子服,她那凜凜威風的姿勢,令在場的貴婦人心儀不已,場內不斷有人因為她過度帥氣的笑容而暈倒的,絡釋不絕的被抬出去。

萊茲洛來到了皇宮中,被迎入皇宮,首先被擁有比貴族世家華麗千百倍的皇宮吸引了目光,但後來更加吸引他的目光是,在宴會餐桌上擺著一道道可口的菜餚,來自各地的山珍海味,加上平常看不見的珍貴食材,讓萊茲洛食指大動,馬上開始掠食…哦,不是,是有禮儀的吃著。(但一點也不像啊)

這時被貴族小姐圍繞著的卡王子,本想這又是個無聊的宴會,在她流轉目光,意外看到了一名清純的公主,她楚楚可憐的樣子(註:萊茲洛正低頭猛吃),還有優雅的姿態(嘴中塞了不少東西中),令王子大為驚豔,王子越過了無數位貴族小姐,也令那些小姐們抽氣聲不斷,好不容易王子正來到了這位小姐的身邊。此時萊茲洛因為吃的太快,不小心噎住,直到接住了某位好心人遞來的香檳,一口氣喝下正好解除了危機,他一轉頭就看見了帥氣的卡王子對他微笑著。

「啊,多麼美麗的公主啊,請問我有這個榮幸可以請你跳一支舞嗎?」原來那個好心人就是卡,卡王子執起萊茲洛的手背,並在上輕落下一吻。這個舉動讓在場的貴族小姐紛紛嫉妒心大起,討論著萊茲洛的來歷,但卡王子並不會理會這些言語。

「……………」這是我的榮幸,王子殿下。用著有些嬌羞(?)目光看著眼前的英俊王子,萊茲洛點點頭。(導演:萊茲洛,我是叫你嬌羞,不是叫你瞪人家啦!)

幸福美好的快樂時光很快就過去了,萊茲洛忽然想起了魔法師的話,他向著正叫廚師遞上第三十二盤烤龍蝦的王子,用眼神示意著(當然前面三十一盤都是萊茲洛一人解決掉的)。

「………」王子殿下,我必須要離開了,謝謝您的招待,我今天玩(吃?)的相當快樂。
「美麗的公主,我還能夠再見到妳嗎…」
「………」…對不起,王子,再見了……。帶著著急的神情,萊茲洛匆忙離去。
「啊!公主…?」

*     *     *     *     *

萊茲洛回到家裡時,時鐘正好敲了十二下,魔法消失了,萊茲洛又穿回原本破舊的衣服,他靜靜的坐在暖爐前,等候還沒回家的姐姐們,不久之後姐姐們終於回家了。

「萊茲洛,萊茲洛啊!開門啊!」

「沒想到有個公主,整晚覇佔了王子啊~」以為還可以更親近王子的史諾,用著悔恨的口氣說著,脫下與他的臉蛋相襯的深紫色禮服上衣,遞給了萊茲洛,吩咐他要好好整燙。
「…與其用那種口氣,不如明天再親近王子就好了」特洛伊平實直接的敘述著,在把外衣交給萊茲洛時,好像他有點發現萊茲洛隱藏的情緒,但萊茲洛隱藏的太好了,特洛伊只是心中覺得疑惑,他再度轉身過去整理東西。此時萊茲洛反而拿起吹箭,送了一箭給特洛伊,特洛伊中箭後直挺挺的倒在地上。

史諾還在悔恨著,但他發現了倒在地上的特洛伊。
「咦?你怎麼在這地方睡覺?不泠嗎?」
抱著要整燙的衣服的萊茲洛,帶著期待心情往窗外看,不曉得他是否有機會再見到魔法師,還有卡王子…!月色像回映他的雀耀心情般的,照著庭院的樹木花草明亮無比。彷彿那燈火通明的皇宮中,在伸手可笈的地方,再也不是那麼遙遠了。

「喂,特洛伊,別在這裡睡覺啊!!特洛伊~!」這是史諾在後頭不斷搖著昏迷中的某人中。

*     *     *     *     *

第二天晚上,皇宮又舉行舞會,姐姐們又留下了萊茲洛去參加舞會了,這次萊茲洛在外頭的庭院灑水,但他的心思卻不在上頭,魔法師泰托一出現,看著庭院出現了小池子時大吃一驚,但他還是馬上鎮定下來,讓萊茲洛穿著鑲有華麗金邊的深紅色禮服,出現在舞會中,他看起來比上次更高貴、動人。

卡王子和萊茲洛盡情的跳舞談天,萊茲洛快樂的忘了時間。此時,午夜的鐘聲響了。

「………!!!」啊!十二點了!……再見…
「公主!?你怎麼了……」卡王子見萊茲洛楚楚可憐的神情,流露出萬分不捨的神情,她想要留下眼前的人,眼前的人卻是以快速的腳程離去,根本就望塵莫及。
「………」殿下,請您保重………掩面往階梯衝刺的萊茲洛,正在心中哀傷不已,但他突然摔倒了,碰的一聲,顏面往下和地板來個親密非常的kiss,可見其衝擊程度,在這個不幸的意外產生後,他的一隻玻璃鞋就掉落在階梯上了。

王子追到階梯中,已經看不見公主的身影,心中懷抱著連姓名都不曉得的公主的清純笑容(其實純粹是看到食物的喜),正失意的王子意外看到了地上有個發亮的東西,便撿了起來,原來是公主掉落的玻璃鞋。

「啊…這一定是那位公主掉落的鞋子…多麼小巧可愛的玻璃鞋呀!公主,我一定要找到你!」卡王子在心裡發誓著。

萊茲洛心裡想著十二點即將到來,跌了個狗吃屎後,也顧不及臉痛,他馬上起身奔跑到停馬車的地方,還撞飛了不少路人甲。而馬車和僕人早因十二點的到來,在趕往家門的路途上就消失了,即使如此,萊茲洛還是穿著破舊的衣服,急忙忙的趕回家去。

*     *     *     *     *

過了幾日,皇宮的王子侍衛哈威與席克爾多,騎著馬在街道上,大聲讀著王子的命令:
「王子有令,從明天開始,由我們王子侍衛拿著一隻玻璃鞋,一家家地訪問,如果哪位姑娘能夠穿那隻鞋子,便可以嫁給王子~!」
這道命令讓全國的人們,都在談論著這件事,而姑娘們更是欣喜若狂,紛紛高興的試穿著鞋子。可惜的是,就是沒人穿的下那隻鞋,而試鞋大隊終於來到了領主家門口。

萊茲洛的姐姐們,也一個個下去試穿,可惜他們不管多麼努力想把腳擠進去鞋裡,甚至臉都脹紅了,還是擠不進去,此時眼尖的席克爾多發現角落有位少女在觀看著,雖然少女身穿破舊衣服,他還是請她-萊茲洛來試穿。

沒想到萊茲洛不但穿上了,玻璃鞋還像是為了他量鞋打造般的合腳,面對眾人的一陣驚嘆聲。
「喔喔…多合適啊,我們終於找到了!」侍衛高興的喊叫著,但咬著手帕的史諾與特洛伊們可就不服氣了。
「這是怎麼回事呢?絕不可能是萊茲洛的…!」
「舞會的夜晚,萊茲洛不是在看家嗎?怎麼會…」

「………」這鞋子的確是我掉的,萊茲洛為了證明這件事,他從懷中拿出了另一隻玻璃鞋,沒錯,正巧是一雙。
就在此時,魔法師泰托又出現了,除了萊茲洛,沒人看的到他,萊茲洛知道泰托要做什麼,他點點頭,泰托把魔杖指向了萊茲洛,萊茲洛瞬間穿上了鑲有豪華金邊的純白色禮服,原本髒兮兮的樣子已不復見,眼前的是一位高貴動人的公主。

在眾人心服口服中,萊茲洛被迎向了皇宮。史諾與特洛伊高興的流淚揮手帕送萊茲洛走,大扺原因不脫是他們終於送走了麻煩人物,可以平安的過日子了之類的。

萊茲洛即將迎向嶄新的生活,到了皇宮,卡王子正在那裡等著他。

「公主…不,萊茲洛,你願意嫁過來嗎?」
「………」殿下,謝謝你的好意,我真的很高興………
沉默了一下子,萊茲洛抬頭,意志堅決的道。

「………」可是,我已經有了喜歡的人…

「這樣啊,真是太遺憾了…告訴我,這個國家有誰是你的意中人呢…」
「………」可是,他可能不要我……
「我會儘力替你完成心願的,來吧……」

於是王子發佈了命令,讓魔法師與公主結婚,這件事成為了千古流傳下來的佳話。

泰托:「我不要!!為什麼是我啊~~~!故事不應該是這樣啊!我是無辜的~~~放我走~~~~」
就這樣無視某魔法師的慘叫聲中,公主被送到魔法師那兒,於是有情人終成眷屬,從此之後二個人便幸福快樂(?)地生活在一起,,真是可喜可賀!可喜可賀~!


《全文完》

沒什麼可以不用理的後記:
從完全不能接受萊茲洛穿女裝,到後期的公主、公主的叫,人果真是會成長的啊…(喝茶ing)。KUSO文真是對自己的挑戰啊,後頭寫的有點混,下次再修改吧……

comment

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

阿月>>>
我有看到一篇kuso漫畫,也是惡搞灰姑娘的,那個結局是魔女與王子結婚呢~(大笑)
kuso文結尾果然是要出乎人意料之外才好玩啊...我也是決定那個無厘頭結尾才打這篇文的...你沒玩過幻水,還給我評語,真是太感謝妳了vv

月影>>>
那篇最恐怖最死語的一句話,就是泰托心裡想著女裝怎麼這麼適合萊茲洛...(遠目),我本想拿掉這句話,因為這句話的關係,kuso文頓時變成了恐怖小說啊啊啊XDDDD,您不這樣覺得嗎?(笑)

想像一下萊茲洛穿女裝的樣子....
不知道爲什麼很想看(喂)
最後的結局真是太棒了...
原來這也是另類送作堆的方式?(笑)
這樣也好,我喜歡^^

嗯...
整篇故事都很有趣流暢,特別是...
結局很讚(謎笑)
時鐘
最新的留言
分類一覽
全記事(数)表示
全タイトルを表示
検索フォーム
常用連結
plurk
mero


顏文字教室
顔文字教室
サクラ大戦~君あるがため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