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2010日本行-執事咖啡廳「燕尾服」初歸心得

執事咖啡廳「燕尾服」初歸心得

會先寫這篇,其實大概是因為我怕忘記細節的緣故,又可能大家的期待都頗高,所以我還是把我的心得先打下來,包括月影和羽玲她們的心得如下:
羽玲的心得
月影的心得
我們是三個人吃一桌的。如果想了解,可以把三個人的心得都看過一輪,應該會有粉紅夢想泡泡破掉的聲音?不過我本人是頗自得其樂的啦~
那一天其實天氣還不錯,我們來日本的時候天氣時好時壞,但是並不會打壞心情,所以帶著輕盈的腳步,我和月影到了執咖門外,前一天有來探查一下地形果然還是正確的,並沒有走錯,而早上我是二度參訪乙女路,所以和月影在飯店時會合,差不多時間來時,羽玲妹妹己經到了。

羽玲妹妹還是美少女的樣子,只是更懂的打扮了,她穿著原宿買來的裙子,神采亦亦,而我們也不惶多讓,想說來個特色餐廳,還是打扮一下,大家都很淑女的穿了裙子(這句形容詞怪怪的,所以我應該先更正一下,這裡的三位淑女就算不打扮都是好女人,只是打扮起來有加分效果),因為時間差不多,沒什麼時間聊天就準備進執咖了。

我們走下執咖的門口,正好有一名穿著長版西裝的執事,問我們預約的細節,我嘴巴好像都沒張開說話,他就正確的推測出我們預約的時間,但由於我們提早到,因此還是讓我們稍微等一下,剛好有一組客人出來,她們笑著在門外的七夕竹上面掛願望,不過我閃了一下,也沒什麼注意到,那時我是對週遭環境非常好奇的。

執事這種生物,不就處於乙女的妄想中,不過我這名現實主義者,就算有粉紅泡泡的妄想,也從來沒看過活生生的執事,所以我的眼光不客氣的大方的看,更好奇的是他手中的預約表,似乎是PDA來著,用電子預約確定時段,但其實他是用大的資料夾擋起來,但我有看到PDA使用的電子筆,沒看到PDA本體(那時瞬間有種想過去看的心情,但太沒禮貌了,笑),這樣的確是非常方便,他迎接我們在玄關坐下,月影此時問可不可以拍一下門口的樣子,他說OK,我記得他長的不是很帥,不過長髮束起來,加上長版西裝是我的菜,大概很多男人穿上長版西裝,只要夠高我都覺得有加分,我們在等待前,其實我沒做什麼事,大概就羽玲和月影稍微聊一下,門口的LED燈非常的美,感覺也不錯。現在想想,她們那時就非常的緊張了,特別是羽玲,大概真的不習慣,月影也是,她們有點不太自然。

這是月影在門口拍的照片。

其實執咖對我來說,就是一種「主題餐廳」,只是打著執事的名號(如果我這樣講大概會被充滿幻想的乙女們拖下去打),而且有限時間,所以我們必須非常準時,否則對他們不方便,我們也不方便,搶票大戰的事之前的網誌有提過,就不提了。

然後等了一下,有一位大叔執事帶著一位年輕執事前來介紹,這位年輕執事叫做出雲,其實我們並不清楚他的漢字怎麼打,是把音記起來,羽玲妹妹還拿出電子辭典(超強!)查出來的,由於這個姓很特別,後來我們的記憶深刻。

出雲是負責我們三位大小姐的,但同時,他也有可能負責同區的另一桌,今天是七夕,執咖非常的忙碌,所以一個人負責數桌也是不奇怪的。

大叔執事好像叫嘉島,看他的網誌,似乎是個很風趣的人,而出雲是手腳非常伶俐的年輕人,他的娃娃臉真的讓人看不出年齡,因為問對方年齡實在不太好意思,所以我沒問(當下真的想問),嘉島說了歡迎我們歸來的話(其實我聽不太清楚),然後就由出雲來拿我們所有人的行李,他可能沒想到,我的背包雖然很大,裡頭卻很輕,大概沒有小姐是帶旅行用大背包歸宅的吧,也放不進包包的籃子中,不過他很快就想到變通的辦法,放在座椅的空位(我們是三個人坐四人位),再拿一條手巾蓋起來,這樣我就不太好意思亂動背包了,所以就隨意放著。

我們迎進去後,門口右邊是一整排的杯子茶具櫃,打著LED燈非常美,左邊是一座鋼琴,上頭放了許多鮮花,我走在三人的最後,其實是想好好看一下裝潢,但執事不送你入坐,他們就不能走開,所以只好慢慢走,也沒什麼時間看,裡頭就像照片中介紹一樣,位子不多,但有用布幕精心的隔開,是滿漂亮的設計,大概就像貴族風那樣吧。

出雲和嘉島為我們拉開椅子,讓我們入座位,並且細心的輕推,讓我們方便坐下,送上了menu和冰茶,冰茶裝在玻璃瓶內,由出雲親自為我們倒水,而瓶子內的水並不多,倒完後他就又放回了充滿冰塊的酒桶,請我們好好看menu,再搖鈴請他來點餐。

這裡就是鈴噹的出場了,其實我想要聽執事介紹關於他們的菜單,所以即使我們全部都決定好要點什麼了,由於這是在服務的一環,還是請他來介紹,在介紹前有說我們是台灣人,所以他講菜單時,我全部都聽的懂,我在想,他可能就稍微簡化了他的日文,介紹講的很短,其實我覺得頗貼心,我大概可以理解他說的80%左右。

因為我們是第一次進來,稍微出了一點小事,就是原本以為沒有低消,大家可以點餐共享(那裡的餐點非常貴),結果出雲有點困擾的說,必須每個人都要點套餐,我們也談了一下,羽玲妹妹為了不讓我們困擾,決定也點餐,還好餐點非常美味,她吃的頗開心。

點完餐點後,我們開始亂看,其實我們坐到了一個很好的位置,在3~4人桌的位置,其實是夾在包箱與一人位的中間,算是走道,但是我們被安排坐在壁爐邊,沒有夾在最中間的位置,算是有一面的清靜了,我很好奇的看著假壁爐的裝置,裡頭有著燈光般的爐火,其他裝飾我不太記得了,因為我那位子角度能看到的很有限,不過我的角度也剛好看到出雲服務其他桌的客人的樣子。

我覺得執咖因為一桌只能待80分鐘,加上上菜時間和服務又很繁瑣,在這裡工作一定非常辛苦,其實在我們餐點好後,出雲就暫時離開,月影說他可能去廚房點餐,在上我們菜之前,他就在上隔壁桌二位女性的菜,動作很悧落,感覺不太像新人,也可以說,雖然他很年輕,不過頗具職業素養。在服務隔壁桌時,他會不時來看一下我們這一桌,有沒有需要什麼事,雖然都是很快瞄一眼(我好幾次看到他就站在月影和羽玲的身後看這一桌的情況),雖然不見得聽的到搖鈴聲,讓我們的樂趣有點失去,但是他的服務頗到家。

沒過了多久,出雲就把我們的下午茶三層anna送來了,並說明要一層一層吃,但他忘了說明,其實這個有吃的順序,司康應該是要先吃的,因為司康餅是熱的,泠掉就不好吃了,這是我們之後問嘉島才知道的事情。

菜也很快就送來了,比起我們預期的是份量少太多了,可能台灣的下午茶都是一定要讓人吃到撐死XD,不過那茶杯讓我無法移開目光,他送上了我在做研究前,正非常有興趣的”皇家哥本哈根唐草”茶杯,不過我要為二位小姐說聲抱歉了,因為好像只有我的是唐草,其他二位都是非常可愛的有色瓷杯,上頭畫著精緻的花草,卻不是唐草杯,這個很有可能,是因為我的關係。

認識我的人都知道,基本上我平常是不笑的,不笑看起來就很嚴肅,加上我當天是主預約者,對他們來說是較認識的,出雲看不出我的表情是喜怒哀樂,所以就選了這個杯子特地給我用吧,這是我想的。唐草杯非常的精緻,完全吸引了我的目光,我連茶都忘了喝了。這個杯子實在是太美了,不管用任何角度來看,都是無法讓人移開目光的藝術品。

皇家哥本哈根瓷器的『唐草(blue Fluted)』系列,就如同麥森瓷器的『藍色洋蔥(Blue Onion)』系列,都是歐洲最著名的釉下藍彩招牌。素雅而精緻,滿滿刺繡般鋪綴著人情與心意,給人尊貴厚重,但又同時保存簡樸安泰的藍。(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783c8e80100c0jr.html)
-完全是這個茶杯給人的寫照。

老實說,我可以坐在那裡,完全毫不猶豫的搖鈴,因為我認為自己是尊貴的,這世界上沒有人是不尊貴的,也可以說我抱著自信,認為自己是大小姐,所以才可以搖鈴,雖然不會搖個不停,但是我看到月影搖鈴也是極度響亮的,代表她心中有其堅毅的部份,完全在動作上顯露出來。

以上是題外話,我們的茶點送上來了,出雲也說明了要吃一層必須要搖鈴請他們來換盤,他很快就又閃去忙了,但是我的問題來了,剛好這時,嘉島看我們吃了幾口,上前來問我們覺得餐點如何?他貼心的舉動很快的獲得在場大小姐的芳心,後來我做問卷調查(其實也只有三個人XD),沒有人講嘉島的壞話的,可見老執事還是有一定的功力。我順口就問了嘉島,吃三層有沒有順序,他很快的會意,就介紹應該先吃司康,以及司康的吃法,不過我聽力超差,其實最後還是月影和羽玲教我怎麼吃,好吧,一個日文不熟的人來執咖,其實是不方便的我想。還好我眼前有一個日文一級,另一個還在語言學校,於是我這小學等級的可以大而登堂不丟臉,都是託姐妹們的福XDDD

其實在吃之前,我還滿希望可以去一下廁所的,最後在吃完後也可以去,但事實證明,先去是對的,因為我之後真的沒有機會再去了,因為時間太短,我們沉醉在那空間的氣氛,那裡真的不太像牛郎店(你之前在想什麼啊),比較走高級餐廳風,所以大家都變的拘謹,不巧我是最討厭拘謹的人,還好那裡真的很吵,連放的音樂都聽不到了,何況邊角桌的搖鈴聲,大聲講話也是正常的,也不用拘謹了,我搖了二次才得到帶去廁所的服務。出雲聽到我的需求(我講的日文讓月影大皺眉頭),就請我等一下,等他忙完手邊的事,就帶我去,原來我們的位子離廁所也不遠,所以我進去時是沒什麼問題的,因為有人帶,上完那華麗的廁所後,走出廁所門就發現了一個問題。

在廁所前有一個房間,而房間有一扇門才連接著執咖,但這小空間裡頭,有二道出口,一邊應該是大樓工事用的工作人員出口,另一邊才是執咖的門,我完全沒有方向感(剛才是出雲帶的),所以我不知道,執咖的門在哪一邊(後來證實應該是有門的那一邊),這時出現了一位大叔,他穿著類似工地用的衣服,看到我傻在那裡,好像也知道我從哪裡來,於是就很好心的指著執咖的門,託這位好心大叔的福,我沒有直接從執咖大樓中走出去XD,但是,誰知道呢?明明是去執事咖啡廳,我卻得到完全不是執事的人的服務,而且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願意幫忙我這陌生人,這是讓我印象最深的事情,那瞬間,那大叔是跟執咖裡那些穿制服的執事是沒什麼二樣的,純粹的善心讓我覺得很感動。

當我走出真正的門時,桌子也在不遠處,想說要自己回去(大概走個五六步就到了吧),不料嘉島一看到我的動作,他立刻快步衝上來,要帶我回桌去,我本來是想說自己回去,指著桌子,他卻來帶我回位,算是一個很貼心的舉動,原來執咖是規定小姐們要等執事帶回去,不過我想太麻煩了就省略,但是還是不行啊XD

我回到位子,跟月影、羽玲聊,後來鼓吹羽玲搖鈴帶去廁所,果然她也有特別的體驗,但月影可能不太願意麻煩別人,就不去了,由於我們的時間很短,餐點也要吃,時間所剩不多,最後還有七夕聖代,我們趕緊吃完餐點,我記得那些點心都是味道不錯的,但是最好吃的應該要算是司康,很脆又熱熱的,像剛烤好,非常美味,不過我吃的頗沒有形象就是了。

七夕聖代非常的漂亮,雖然味道還算滿普通的,而且根據月影剖析起來,應該料還算普通,但是我覺得它看起來是漂亮的,有沒有辦法讓人戀愛成就我就不知道了XDDD,但由於是七夕,執事送來了小短箋,讓我們寫願望,最後掛在店外的七夕竹上,我寫了我的願望是”拿到二個博士學位”,這應該算是野望嗎?

80分鐘很快就過去了,執事就來請我們離開了,啊,最後我選的台詞好像還是沒講嘛,本來我是想聽請小姐去乘馬之類的搞笑台詞的(笑),可惜還是沒有說,到店門外,其實還滿讓人恍惚的,像還在陶醉剛才的氣氛中,我們刷了卡,避免了要現金找零的困擾。嘉島和出雲替我們拿東西,在玄關送我們走,臨走前還送我們七夕短箋,是他們的大執事特別寫的,送今天來的客人願望成就,這個我們就拿回去當紀念這樣。

出店後,我可以很明確的說,羽玲完全回不過神來,因為我那時還確定很多事沒跟她交待,在出門後,就一一清算拜託他買東西的錢之類的現實問題,她才想起這些都忘了說,而月影一直說80分鐘不夠之類的,由於她很喜歡餐點的三明治,感覺像是有享受到了執咖的氣氛。

我算是第一次體驗日本人過七夕,因為外國完全不過這節日,掛短箋在竹子上,其實是很有趣的,這是我的第一次七夕體驗,也是第一次執咖體驗,而且我也覺得,因為在店內觀察到一些現象,也很有趣,像是執事們送客人走後,本來是笑著的一瞬間就變成嚴肅的臉,還有店內100%一眼望去都是女客人之類的,這樣的一間餐廳,要下最後的註解啊...有一個較可惜的地方就是,原本我是想把所有執事都看過臉,後來發現他們動來動去的,要看是不是帥哥很困難,角度也不方便,所以我就沒有全部看到,月影是說有些不帥,不過我想西裝或眼鏡實在是加分加很大的,畢竟全員是正裝,讓人有隆重的感覺吧。

最後放一張預約滿席的照片,時段有28個,而店裡約有15桌(我沒有數算,只是大略估計),所以乘起來,一天約有400組客人,裡頭執事少說也有20來個(當天就有服務的人進去算),一個人至少要服務20桌,可以說非常的忙碌也不為過,加上繁鎖的上菜程序(上菜,要講解,吃完要換盤,還有茶沒了一定要請執事倒,不可以自己倒),我不好責怪執事沒有時間來跟小姐們聊天,事實上他們真的很忙,而且我也忙著吃,沒空聊天,就比較沒什麼悠的感覺,雖然說是回家(歸宅),但是還是沒辦法做到那樣的服務,因為這裡有初歸宅而且超緊張的大小姐啊(笑),另外我們不是日本人,所以溝通上是有一點障礙的,感受氣氛倒是沒什麼問題,要是有機會我還是會考慮再去的,不過我還是覺得,不要有太大的夢想比較好,因為,這樣會發現,其實現實上還是差很多的XD

對了,我想我們吃餐點時的那一桌,月影和羽玲甚至連出雲,他們應該都很緊張,月影吃的超快,羽玲變的很僵硬,然後出雲是忙工作所以緊張,那一桌,最後只有我很放鬆嗎?大家要平常心啊~(被揍)

後來有機會,看到了出雲的網誌(執咖規定所有人都要寫),他寫他逗他家的貓玩,也是頗有趣,可惜沒有機會談話,那時候也不適合吧,這樣的主題餐廳,其實我不是很瞭解,但是一個很特別的體驗,寫結尾真的不容易,我想這是讓人忘不了的一個體驗吧。

還有,丹麥的皇家哥本哈根唐草杯真的很棒。(笑)
min06_hard_l01.jpg

ps.另外我查了一下,月影和羽玲用的杯子應該是MINTON英國皇室御用骨瓷杯(台灣稱明頓,算是高級餐具),其實價位也差不多落在唐草的中間,所以不要再嫌啦~同樣是手繪餐具,只不過是我們看不出價格而己。
這應該是杯子的販賣連結,裡頭有詳細的介紹。
http://www.sohbi-company.jp/shopdetail/009009000001/order/

comment

管理者にだけメッセージを送る

時鐘
最新的留言
分類一覽
全記事(数)表示
全タイトルを表示
検索フォーム
常用連結
plurk
mero


顏文字教室
顔文字教室
サクラ大戦~君あるがため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